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域唐卡


□ 周 民

  门口的婴儿
  
  张季儒是凉州城名画师。这天,从朋友家喝茶回来,走到家门口,突然看到地上有一个小小的包裹。打开看,里面竟是个包得严严实实、正在熟睡的婴儿。张季儒连忙将包裹抱进了屋。
  婴儿好像只有几个月大,是个男孩。张季儒望着孩子,心想:这一定是故意送到我门前的。张季儒年过半百,五年前妻子因难产去世,一直没有续弦。膝下无子,甚为凄凉。孩子送到门前,岂不是天降喜事?
  解开孩子的小被子,里面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孩子身上也没有任何做标记的饰品。遗弃孩子,定有难言之隐,而父母总是从心底希望他长大成人后,能有凭据认出他。现在,孩子赤条条来了,这父母想必是不想认回的。
  张季儒叫来管家,令他明早就去找个老实厚诚的奶妈。而他则为婴儿取名“伯龙”。
  平时里,张季儒每天除了作画,就是出门会朋友。可自从有了伯龙,在家的时间多了起来。这天,他刚起床,奶妈就匆匆走了过来。她将手里的婴儿被递到张季儒跟前说:“老爷,今天我想把少爷的小被子拆洗一遍,可发现里面有东西。”
  张季儒一愣,被子里有东西?接过来用手捏捏,果真发出轻微的簌簌声响。奶妈递过剪刀,将被面小心剪开,张季儒看到里面是一本薄薄的线装书。线装书,大小竟与小被子相当!
  翻开线装书,张季儒定睛细看,不禁大吃一惊:这书,竟然是唐卡!
  年轻时,张季儒为增长阅历曾遍游天下。贪恋西藏风情,曾在寺庙中居住半年。所以,他对唐卡颇为了解。唐卡是藏民创造的卷轴绘画,画的大都是宗教内容。每幅唐卡都是一个相对独立、情节完整的故事。绘制唐卡的人,必须画技纯熟,熟谙宗教教义。张季儒迫不及待地翻看唐卡,仅仅是第一页,就令他眼花缭乱。画作从上到下,讲述了活佛的诞生,再往后看,则是他历尽千百艰辛终于成佛的掌故。其中细微情节,记述得十分详尽。活佛降生之初竟然是聋哑人!不过,这些内容都是张季儒看着画品悟出的。上面只有很少的字,可张季儒一个都不认识。
  张季儒的心怦怦直跳,无疑,这唐卡乃是画中瑰宝!可眼前的唐卡明显和他在西藏看到的颇为不同,从绘画技巧到讲述的内容,甚至难以辨别的古文字,都令他深感迷惑。如果不是出自西藏,那这是哪儿来的唐卡?莫非,出自外域?
  为了解开谜团,张季儒躲在家中,翻看了大量古籍。终于,从一册古书中他看到一帧插画与他手中唐卡如出一辙。那是一个游历西域的高僧带回的画作,而此画出自古印度,远比西藏唐卡更古老,更神秘。手中的唐卡,难道是从古印度传来的?张季儒深感不解。可是,如此贵重之物,又怎么会出现在婴儿被中?无论如何,这件事都透着蹊跷。而且,恐怕这婴孩颇有来历,不是凉州城中人。
  得到西域唐卡,张季儒如武林高手获得武功秘笈一般,每天苦心研习。唐卡画风之细腻流畅故事之美妙深厚,无不令张季儒拍案叫绝。整整半年,张季儒几乎将全部心思都用在了揣摩唐卡上。
  因为潜心研习,张季儒再拾画笔,画作明显上了一个台阶。甚至连张季儒自己都看得出,画风已经深受唐卡的影响。
  时光荏苒,转眼间伯龙长到两岁。可令张季儒忧心的是,伯龙竟然先天聋哑。遍请四方知名郎中,均无药可医。而且,伯龙不仅口不能言,耳不能听,资质更是愚钝异常。每每看到奶妈忧心忡忡,张季儒便劝慰说:天降万物一定有其规则,伯龙虽然秉赋稍逊,但不必过分担心。也许,将来会有自己的造化。
  因为参悟唐卡,张季儒性情也有所变化。家里金珠玉器不少,他却令管家依次寻找买家。然后兑成散碎银子分与城中穷人。遇到荒旱年景,更是搭篷设下粥屋,接济全城百姓。没过三年五载,张季儒将万贯家资散尽,身边只剩了奶妈和伯龙。
  
  金珠玉器
  
  春去秋来,张季儒的声名日盛。不仅是画,善举更是名播千里。就在伯龙四岁这年,张季儒带他去看花灯。中途却见一女子头插草标,卖身葬夫。女子神情凄切,张季儒颇为不忍。掏出身上所有银子,全部递给女子。女子感恩戴德,连连叩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