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忧郁的葡萄


□ 童 仝


老太太刚把葡萄泡到水盆里,门铃就响了。老太太以为是女儿或者儿子来了,一边在围裙上抹手一边喊:来了来了,是不是妞妞呀?奶奶……奶字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老太太就发现白高兴了,外面站的不是女儿也不是儿子,而是她的房客胡静静。
胡静静向老太太咧了咧嘴,对不起阿姨,我把钥匙忘到家里了。
胡静静穿了刚过膝盖的红色皮裙,下面是一双黑色镶了花的高筒皮靴。胡静静进门的一瞬间,很浓的香气涌进了老太太的鼻子。老太太有些厌恶地挥着手,好像这一挥,就能把香气挥走似的。
胡静静进了屋子,站在梳妆镜前抹抹擦擦。她的眉毛画得太重,拿着湿纸巾正小心万分地修理。胡静静从镜子中看到站在门口的老太太,挤了一下眼睛,阿姨,大哥还没来啊?
老太太盘算着胡静静是回来拿钥匙的,就算站在梳妆镜前抹抹擦擦也是暂时性的,所以她忍着过道里的冷风,站在那儿。
胡静静见老太太没有应声,连忙找台阶给自己下,也许是怕冷吧,外面可冷了!胡静静说。为了表示寒冷,她还轻轻缩了一下肩膀。
老太太有些不悦地说,可能是堵车吧。
胡静静马上讨好老太太说,对呀对呀,堵车,全堵在三环了,黑压压的一片。说着,胡静静已经修理完毕,拿起湿纸巾在脸上抹了一下就躺在床上。胡静静没有脱皮靴,她本来是想穿着皮靴躺在床上的,但突然看到站在过道里的老太太,才把穿了皮靴的双脚在床面上悬了一阵,像在做健身操,然后顺其自然地把它们放到床沿上。
老太太不由地有些心疼,胡静静的双脚下面,铺着女儿未婚时的粉色绣花床单。胡静静来的时候,老太太没撤床单的原因有二个,一是胡静静自己没有,二是老太太看着胡静静打扮洋气。她以为这个打扮洋气的女孩会像女儿一样干净,谁知道她住进来一个月不到,别说床单老是脏的,整个房间就像狗窝一样,乱七八糟地摆着胡静静成堆的化妆品、香水、衣服、书本;光皮靴就有六双,高矮不齐地排在过道上。
每次看到这些靴子,老太太就很想把胡静静赶出去。可是在租房子的时候,因为对胡静静的喜欢,也为了胡静静的大方,老太太特意把房租签了半年,白纸黑字的合同,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呢?
更主要的是,老太太说不出口。
不是你朋友请你吃饭吗?怎么又回来了?老太太套胡静静的话,如果她不出去,老太太就得改变计划。她不愿意在过生日的时候家里有这么一个外人,尤其有像小狐狸精一样的外人。
等一会儿,我朋友的车堵在路上,我站在外面挺冷的。胡静静从床上一跃而起,一边做舞蹈动作一边向厨房走来。胡静静看到厨房里摆了那么多好吃的,很夸张地哇了一声,阿姨,你怎么做这么多菜啊?
老太太当然不好意思说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只好站在胡静静后面洗葡萄。葡萄是老太太起大早去批发市场抢来的。这葡萄粒大无籽,比市场上要便宜二毛钱。想到自己的生日,老太太狠狠心买了十多斤,这样吃一点,还可以让女儿和儿子拿走一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