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穆桂英挂帅


□ 谈 歌

穆桂英挂帅
谈 歌

一九三六年七月十日,天津城里一场大雨飘然而落。庞加元先生绝没有想到,这一场大雨竟使他与张力之先生结识,而后又与张力之的女儿张小秋有了一段几十年说不清楚的牵牵扯扯。
雨是清晨突然落下来的,此时庞加元先生正带着随从小马刚从天津悦来客栈结罢了账,即将走出门去天津火车站赶火车,却被这突然而至的大雨拦阻了一个猝不及防。庞先生此时还不知道这场雨的势头有多大(当然他也不会知道他要与张力之先生在此相遇,他更不会知道这一场大雨使他与张小秋有了一段百般滋味的人生际遇)。他只觉得夏天的雷阵雨不会长久,他和小马坐在客栈的柜台前,静静等着雨停下来。谁知道这雨竟是一阵紧似一阵,欢欢势势地下了一天,不歇一口气。
庞加元先生,河北邯郸人。是那年间十分活跃的河北梆子名角,他已经唱红了京津沪。庞加元是梨园世家,父亲庞大业是河北梆子的旦角演员,只是庞大业穷其一生精力,竟从来没有唱得大红过。庞加元三岁登台唱旦角,五岁唱红京城,这一红就注定了庞加元此生要献身河北梆子了。庞大业在庞加元二十岁这年去世了。喉癌。去世前,庞大业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只是紧紧握着庞加元的手,心满意足的目光望着儿子,庞加元读懂了父亲最后的目光,那是要求他把庞派唱功发扬光大。一个演员,一生最大的期望不就是这个嘛。一个当演员的父亲,对儿子的最大愿望不也就是这个嘛。庞大业先生放心地走了。
庞加元此次来天津,是演出,连演了半个月。戏散了,剧团也不休息,便要再去济南演出。艺人这一行,台上看着风光,其实辛苦得很。若不是紧忙活,那饭碗就不好端了啊。于是,收拾了摊子,由庞加元的徒弟带着先行去了山东打前站。庞加元爱看书,他留在天津城里逛了两天旧书市场。可这一场雨就把他给耽搁下来了。若说雨天未必就不能出行,可是庞家有一个祖上传下来的说法儿,雨天不能出门。如果出门,戏就容易唱潮了。也就是唱不响的意思。
梨园里规矩多多。庞家这规矩也算一条了。
庞加元不大迷信,可他守规矩。庞先生只能重新在悦来客栈住下。耐着心思静等着雨歇下来。
第三天早上起来,连阴雨仍然由着性子一个劲儿地落着,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庞加元便仍然走不了,他郁郁地闷坐在客栈里,随从小马见他心情不好,也不好跟他讲话,默默地给他沏了一壶茶。小马这年十五岁,他原是在邯郸街头流落的小叫花子,那年冬天,小马病卧在庞加元唱戏的台下,被庞加元看到救下,他看着小马老实,便将他收留在了戏班里。小马由此成了庞加元的跟班儿。庞加元呷了几口茶,茶是好茶,是雨前的龙井,可庞加元呷到嘴里,感觉全无滋味。他百无聊赖地推开窗子,看着漫天大雨松松紧紧地落着,心头的闷气越发地浓烈了些,他禁不住亮开嗓子唱了几句:
大雨披天落
湿却英雄血
一腔正气在当年
剑气萧萧
战马长嘶
将军只身计家国
……
这是河北梆子《穆桂英挂帅》中的几句唱。
这几句高亢有力的唱腔,在雨中四下里散去,渐行渐远,竟是惊动了隔壁房间的一位先生,这位先生后来竟成了庞加元一个永久的纪念,也就引出庞加元后来人生中那一段酸咸苦涩的真情故事。这是此时的庞加元绝没有想到的。
住在庞加元隔壁的这位先生名叫张力之。张力之先生是保定育德中学的校长,正值暑期放假,他带女儿张小秋来天津游玩。也被雨滞留在客栈。张力之大学毕业,致力于科学救国,主张只有科学才能救中国。他对中国的二些旧传统多有批评,可他却是个戏迷。似如一个精通保健之道的医生,也嗜好吸烟一样。十年前张力之公差去邯郸,听过庞加元的戏,那出戏是《穆桂英挂帅》。张力之听得上瘾,竟是抛去一些应酬,专心致志一连听了三天。他是个聪明人,此后,对庞加元的唱腔耳熟能详。今日听了庞加元这几句,便知道了他格外欣赏的庞加元先生也住在这个客栈里。

张力之大喜过望,也顾不得冒昧,便到庞加元的房间叩门拜见。
庞先生的随从小马迎出来,张力之通报了姓名,双手递上名片,小马接了,便进屋传话,庞加元正闷得抑郁,碰撞到一个知音上门,平添趣味,便让小马快请张力之进来。小马引张力之进了庞加元的房间。
庞加元站起身,拱手笑道:“张先生,十分不好意思了,刚刚有些心闷,唱了几句,惊动了。庞某这里道歉了。”
张力之也拱手笑道:“庞先生如何这般客气。张某可是您的热心听众啊。十年前在邯郸听先生唱《穆桂英挂帅》,至今仍是绕耳绕梁啊。”
庞加元哈哈笑了:“张先生褒赏了,惭愧,惭愧。请坐,请坐。”小马重新沏一壶茶放在桌上,便退了出去,庞加元关上房门,与张力之海阔天空起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