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技术演进中的媒体叙事发展


□ 王贞子 刘志强


叙事在生活中一直从来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它的诞生和发展几乎是与人类社会的历史同步的。早晨的新闻广播、电影戏剧的展映表演,甚至是孩子枕边的童话,人类无时无刻不在经历着各种各样与众不同的叙事表达,它不经意地发生并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无法想像一个失去了叙事的世界,人和人之间、还会不会有和谐的交流,人类的历史与文明还能不能得以代代相传。正如好莱坞剧作家罗伯特·麦基所言,故事永远是生活不可缺少的必要装备,尤其当我们提到媒体和传播媒介,叙事更是成为学者不得不关注和面对的重要话题。叙事不仅仅如我们所共知的存在于文学、电影这样的传统媒体中,而是伴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创新,逐渐渗透进了诸如超文本(Hypeaext)、电脑游戏(Game)、超视觉 (Hypervideo)等新媒体的领域当中。留声机、摄影机、电影放映机、广播和计算机的发明,一次次将新的媒介技术推到人类面前,媒体领域的范畴与涵盖在扩大与延展中不断地被革新,随之而来的,是叙事艺术在危机和被预言消亡的命运中一次次的抗争;值得庆幸的是,历史清楚地告诉我们,新技术以及由新技术所带来的对叙事理论的解构并不足以成为使叙事艺术消亡的力量。相反地,叙事在不断地演化自身的理论体系,希冀为大众带来更多精彩的好故事。
在社会发展和媒体演进的历史当中叙事在技术文化的塑造中都起着非常显著和重要的作用,对此我们无法在一篇短文中进行详细的论述,然而在这个信息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里,我们不能回避也不得不谈的问题就是技术。无论是在作者(authon)与读者(readem)、创作者 (creators)与观者(vieweis)、文本(text)与影像(image)、人类(human)与人机界面(intefface)的关系当中,更或许在未来叙事模式的塑造当中,技术都扮演着积极的重构者角色;叙事与技术本来就是一对无法也不应该被分而论之的双生体,它们的衍生规律和依存关系正像著名的叙事学家杰佛里·温思罗普所概括的那样:(1)媒体技术是叙事形式的基础和支柱;(2)存在于不同媒体领域内的叙事模式,会随着媒体技术的融合渗透而发生相互之间的影响。
一方面,“技术硬件决定了叙事的方式和方法”,媒介特质(mediality)决定了这种媒体艺术的特定传播方式,也正是基于这种方式,创作者才能明确什么样的内容才真正适合于此种媒体。无论表达叙事的是纸张或者银幕,是电脑或虚拟现实、叙事总归是需要一门专业技术的支撑才能得以实现,叙事的风格也正是依赖着特定媒体的特定传播行为才能得以存在。早在上世纪60年代,数字文化先知麦克卢汉就已经告诉我们,一种媒介怎样传播内容远比其传播的内容本身要重要得多,他的这一论断在今天新媒体被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学术界显得尤为贴切并具有指导意义。同样地,作为媒体研究领域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范畴,叙事模式在更大程度上是由媒体技术和媒介特质所决定,而非它所叙述的内容。
如果说发展地看待问题才是我们面对和解决问题的明智之举的话,那么,叙事早已不能单纯地被认为是某些事件的因果关系的排列和论述了。在科学技术的影响下,这种传统的叙事概念已经不止一次地受到质疑,于是叙事理论也在不断的重构中表现出越来越丰富的多面性,尤其是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数字技术的发展将人类社会推进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数字时代。叙事艺术更是在不同的媒体技术环境下呈现出不同种类的形式,甚至是在一个媒体中也存在着多样化的叙事风格。随着数字技术对诸多行业的渗透与融合,媒体从业人员的跨行业实践,不同媒体领域的叙事形式开始了相互间的借鉴。
但在这样百花齐放却也让人眼花缭乱的媒体环境中,谁又能预言究竟哪一种叙事才是最有希望、最有发展前途的呢?难道交互式叙事真的能像Eku Wand所言,成为新媒体时代下叙事艺术的又一次“文艺复兴”?还是由专业人员创作的经典线性叙事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更或者新媒体生态中的叙事艺术应该更加彻底地包容和接纳新技术所能提供的无限可能,让自己在不一样的土壤中开出更加奇异的花朵。就目前而言,我们已经能够从无数的艺术作品和媒介运作中看到各种蓄势特发的新叙事模式的前景以及局限性,就此断言哪种好或者哪种不好似乎还为时尚早,但是我们可以沿着一条媒体演进的历史线索,认真地审视叙事的发展脉络和特点变化,帮助创作者们在这个迅速演变的媒体环境中擦亮眼睛,阔宽视野,为迎接新一轮随时可能到来的挑战做好准备。

文学与电影:经典叙事的极致

“叙事”这个词起源手拉丁文“narre”,意思是“让人知道”;叙事最初被定义为一系列事件的一个线性组合序列,比如像A,B,C,D,E,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此排列是有逻辑结构的。在大部分的叙事中,以因果关系为核心的连续性结构最为常用,情节也多以因果关系作为向前推进的主要动力,比如,当我们说“国王死了,然后王后也死了”,这只能是一个故事,但当我们说“国王死了,王后因为悲痛也跟随而去了”时,这句话才因为因果的存在而成为情节。“次序”在这里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人物和事件必须按照一定的次序出现,按照一定的顺序发展,就像亚里士多德说过的,叙事通常普遍地被认为是一堆事件按照因果关系组合成的一条线,这条线包含了开端、发展和结尾三个必要因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