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山上的女人们


□ 李灿南

  洗浴的女人
  
   大山上没有浴池,也没有浴室。洗漱就用天然的溪流、泉水。
  男人们在溪水旁、涧水边洗个澡,总爱在烈日下让自己成为一尊尊活的大卫,活的大山之神,方才显示出雄性的强悍和大山一样健壮。
  女人们洗个澡或淋浴一回,就不像男人那样自由,女人们不像男人那样潇洒,那样爱展示自己。她们不准别人窥视,哪怕采蜜的蜂,会飞的花,不叫风走漏一丝消息;也不叫一革、一木、一块石头睁开眼睛,更是不允许雄性那欲望如火的眼睛光临。
  因此,她们总爱选择在月光如水的夜晚,头顶月亮,在溪水旁,涧水边,瀑布下,轻轻地梳洗,慢慢地梳理着瀑布般的黑发,擦洗着光洁如玉的肌肤,这时,叮咚的溪水声,像三弦、月琴、芦笙为她们演奏着一支迷人的歌。朦胧的月色中,她们的长发成了溪泉里挂出的一道瀑布,健美的身材在泉水中越发具有雕塑感,格外迷人。
  月光水一样洒在她们身上,她们的皮肤就像月光一样的颜色,一样的光滑。一头长发也像黑瀑布一样倾泻下来,让你生不出一丝邪念,在通体膨胀的飞越中,溅起一则则优美的传说,一支支优美的歌,洗亮了明天的太阳。
  
  赶马的女人
  
  她不是传说中的女神,却有女神的魅力与神奇,她用一只手就可以把一百斤重的驮子提上马背,惊得汉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那年,她曾把打她主意的一名赶马汉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揪下马背跪拜认错。
  她通过歌声和自己的判断,却又选择了一个以赶马为生会弹弦子的汉子为伴。从此,她有一个马背上的家。
  她是个赶马人,一个马帮的女马锅头。
  她和她的十多精干汉子的马帮,在古老的茶马古道上唱出一支支脍炙人口的歌,留下一则则新的传说。
  如今她和她的马帮,还在那条路上唱着歌,把城里的欢乐送给山里人,把山里人的喜悦送给城里人和那在很远地方读书的山里人。
  
  她
  
  她,一个山野中很平常的女人,小巧玲珑,若穿着一件时髦外衣,十有八九说她是个城里人。据说她是那年她的男人用5只山羊从山那面人家换来的。
  她的男人,高大魁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她男人待她极好,他虽然高大,却对她曼声细语,用山下的话说里里外外由她当家,而在晚上的时间她却让男人做山大王。她告诉山那面的姐妹们,这是她的爱,这是她的福分,羡慕吗?
  她和男人在山上开了一片又一片地,种上苦荞、包谷,也养羊、牛、马,还和山下林业局订了合同,当上了每月有300元收入的护林员。
  一天,乡上管计划生育的小子来收了罚款后,加上男人也有计划耕种,她和男人的4个帮工在山上组成了一个山中“国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