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狗叫而知所有权


□ 何 刚

  由于“缺少一套系统化的正规所有权制度,现代化市场经济就不可能出现”。这是秘鲁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多年学术思考与现实调查的总结,被认为是发展中国家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的常识。索托通过观察他的祖国,研究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艰难转型,得出:人人拥有财产所有权这一原则,不仅是政治上不可或缺的关键因素,也是宏观经济和市场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八年,物权法正式颁布实施,公民财产必须得到保护,已成为中国的一个法律基础。当然,这与英国人当年所说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与所谓“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极致要求相比,还有着巨大差距。甚至在相当长时间里,我们也无法指望在财产权的确认、使用、处置等方面,能够像西方成熟市场经济国家那样合乎法规。诸如地方政府随意征用农民耕地,圈为各类经济技术开发区,修建铁路、公路等现象时有发生。
  每个人都可以追求属于自己的财产所有权,大到企业、土地、房屋、汽车,小到珠宝、手表、图书,从各类实物到版权、技术专利等无形的知识产权。中共“十七大”明确提出,要不断增加居民的财产性收入,这从意识形态层面,解决了困扰我们多年的无产与有产的空洞争论,表明基于财产所有权的国民财富保值增值,有其天然合理性与合法性,相应的社会标准与道德审判,也随之松动,许多先富起来的人,早已率先从不敢露富,到炫耀性消费,大大方方地用金钱标识个人成功与幸福的尺度,这是多元化的社会进步。
  从漫长的人类历史看,这是中国社会财富观念的一次重大回归,是对财产权这一属于人的基本权利的再度尊重。虽然我们曾经忽视个人财产权的客观存在,但在历史长河中这只是个插曲,让所有权回归主人,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
  同样不可阻挡的,则是基于所有权的资本力量。资本不等于我们每个人可以拥有的财产,但如果没有个人财产的明确与合法保护,没有公民对财产的处置自由,所谓资本,也就无从存在;而没有资本,或者如索托所说,如果多数资本处于僵化之中,市场经济就不会生根发芽,即使有其名,也会无其实。这是财产、财产权、资本与市场经济之间的现实通道。
  非常明显,现在越来越多人懂得了资本的重要。资本是钱,是物,是技术和知识,也是人本身。而在资本的前端,或者说当资本之所以成为资本之前,首先必须要明确财产的归属,这些东西归谁有所有,谁可以按自己的意愿使用或处置它们,这是基于财产所有权的资本价值之源。
  在经济和法律意义上,财产权包括以所有权为主的物权、准物权、债权、继承权以及知识产权等,是一定社会的物质资料占有、支配、流通和分配关系的法律表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一直相信,财产权,特别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而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只有公共财产才是神圣不可侵犯,为了保护国家的财产,个人即使付出生命代价,似乎也是应当的。如此基于不同意识形态的鲜明对比,虽然逐步成为历史,但是对于公民私有财产权的确认与保护,在中国的确才开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