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视节目需要接地气



  张丹丹是个直率又有点豪气的人,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兴之所致常常手舞足蹈。2008年《晚间》播出时间频繁变动,时早时晚、时长时短,而后《晚间》停播,《鲁豫有约》离开,让很多人将矛头直指鲁豫与张丹丹的“对手”或“朋友”关系。对此,张丹丹也直言不讳:“节目不能总待在温室中。《鲁豫有约》离开时我不说话,不代表我没意见。但对于鲁豫,我很欣赏。”
  近些日子,张丹丹在博客上发了一张自己在“湖南卫视2010年年历”上的照片。用她自己的话说,照片中的她“潮得很有勇气”。她认为任何一种“变”都需要勇气,拍一张潮人的新年照需要勇气,面对2010年湖南卫视的改革更需要勇气—— “第三轮改革”“制播分离”等,有很多变化就像她的这张照片,有点陌生,有点颠覆。然而,无论如何变化,张丹丹的态度都是“树长得好不好,要看根扎得深不深,节目做得好不好,得看距离观众近不近”。电视想要发展,“接地气”才是王道。
  
  “离地太远”不安全
  
  “我家阿姨说‘住在3楼离地远了,要下去踩踩地气。’这句话有如棒喝,让我突然感悟人一定要把根扎在土里,才能知道生活是什么味,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做节目也一样。”
  
  《综艺》:1998年开始出现在电视镜头前,那时的你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张丹丹:那时候漂亮的人才能做主持,我属于“个别”的(笑)。1998年南方发洪水,我刚毕业到湖南广电不久,正是“热血青年”的劲头,觉得第一线的工作要是不去会后悔一辈子的,于是就主动请缨去做了出镜记者。但当时那儿挺艰苦的,大堤上没厕所,每天不能喝水也不能吃菜。我记得当时团结湖大堤的风浪很大,走在上面就感觉大堤在不停地晃动。有一条新闻刚刚播完正要收话筒,在我和摄像师马上就要会合的一刹那,我们之间的地方就被洪水冲塌了,那一刻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后来我回到台里,领导们都跟我握手,弄得我很惶恐。
  《综艺》:不过观众熟知你,应该是从《晚间》开始。
  张丹丹:没错,我接手《晚间》是1998年11月。从抗洪一线回到台里时,在楼道里碰到新改版的《晚间》制片人,他认为我非常适合主持这个节目,因为我在镜头前“挺有正气”。晚间新闻是每个台都必备的节目,节目组希望我不要太死板,要主持得有别于他人,要更有“生气”一些。所以就有了后来别人评价的“另类”。我做了10年《晚间》,这段经历让我心存感激,《晚间》帮我打下很好的根基,让我用平易的态度去体会新闻中那些老百姓的酸甜苦辣。
  说到这儿我觉得,目前中国主持人有个问题,就是“离天太近”“离地太远”了——这是件不安全的事。我家阿姨,每天三四点都会出门,光着脚在院子里散步。她说“住在3楼离地远了,要下去踩踩地气。”这句话有如棒喝,让我突然感悟人一定要把根扎在土里,才能知道生活是什么味,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做节目也一样。近期我在网上看《艺术人生》朱军和周润发的那期,比较有争议的下跪的那一段我觉得很不错,一下子把一个高高在上的主持人跟观众的距离拉近了一步。
  《综艺》:后来你开始做《背后的故事》(下称《背后》)的主持人,也保持着这种“接地气”的风格和态度?
  张丹丹:是的。现在是娱乐时代,大家生活得都很紧张,都希望能在轻松的氛围中获取需要的东西。谁也不希望在单位累了一天,回来还要在电视机里看到一个苦大仇深的女人在义正言辞地讲话。就好像农民说的,树长得好不好主要看根扎得深不深。对此我有同感,节目做得好不好,主要看距离观众近不近。
  魏文彬先生曾经找我聊过一次,他说“我希望你作为一个年轻的主持人,能达到一个大气的状态,这点我相信你能做到,但是你有点太沉重了。”我的朋友们也说我像个铁块放在那似的,再轻盈、温婉一点就完美了——大气是要把“大”和“小”完美地统一到自己身上,不要总一副沉重面孔,时代发生了变化,社会生活发生了变化,我也得随着变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综艺报 2010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