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嘉年华之鬼


□ 江 雪

嘉年华之鬼图片1
因为像个知识分子一样地不喜欢这个港味十足的名字,或者说对这种名字没任何感觉,所以去看这个戏时,是准备随时走人的。
戏开始了,那么多的词语堆积中,隐约感觉到天涯的口水味浓,可是它又不同,那里面有个故事,有点怪异,有点天方夜谭,但还是引人入胜。看到笑的时候,剧组里的一个人跑来在耳边说:“等一会儿你就笑不动了……”弄得我差点要肃衣端坐。
看到后来,果然是事出有因,残酷青春的名头果然不虚。可我忍不住还是要笑,除了心底一点浅浅的喟叹。
现在的人很可怜,被金钱和欲念折腾得无眠无休。现在的男人也很可怜,虚弱到自知几乎一无是处,可总还是指望有纯情可人的红颜为自己死心塌地到卖色卖身,然后他可以好风凭借力从此上青云,以女心之深情枉负而成就男人之深沉状貌,这跟修身修色指望嫁入豪门大贾的女人们有什么不同呢,当然中间不乏唯美的爱情铺垫,动人动己的,充实了异曲同工中跳龙门的那成功一跃。从《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到《抱歉你只是个妓女》,网上热贴无一不是此套路。
说到剧中以出卖女友的一百万,成为朱肚皮大富大贵的第一桶金,让人想起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原著、编剧、导演在为三人初次合作的《今夜请将我遗忘》做访谈,似乎是慕容雪村提起当时某个社会热点话题,不外乎金钱在男女之间的杠杆关系,当时众人说得意兴盎然。其中的主题在这个剧中似乎又延伸了一下,却也不过是让这桩卖与买的欢交生意中成交的男女三方同时在场,以构成“青春的残酷”。青春如何残酷,就是男女身心双向多重的受凌辱,和这凌辱的同时在场而互现互动为无穷倍的痛苦?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么这残酷不过以其浅尝辄止,是所谓那不久即去的青春浮躁与喧嚣。
剧中多讽刺多调侃,令人油然想起《天堂隔壁是疯人院》、《琥珀》,甚至其他类似的几个戏。可是这个戏在荒诞中有更深广的实际关照。因为慕容雪村的思考在那里,他的笔力因为带着谐谑甚至黑色的思考而显出了另一种分量;这个戏也好看,因为编剧李容的功劳不容抹煞,看戏的时候分明感到了事件的起承转合跌宕起伏,尽管他用一种更贴近现实的调侃,在化解慕容雪村的阴毒和肃杀之时,也发展了温和的嘲谑;而那个剧中贬斥的“滥”导演杨昕巍,则往里面又加了些悲情的伤怀。大约这是残酷青春的主旋律之必须。第一次把杨昕巍导的戏看完,也第一次想说导的真不错。几个人的歌队在灵活穿插间或化整为零或以点带面,很有点长袖善舞的意思。不知道舞美的风格是出自于舞美设计还是导演构思,反正简洁中显大气,有更多的空间可以让人去张扬去表现,那几个升降的小台子也有意思。
美中不足的,似乎是演员们太嫩了些,说这话大概要招骂,因为除了年轻的他们,其他原著、编剧、导演、舞美等用大白话说那都是老师傅了,自然知道手中这点活儿怎么团捏得好,仅凭经验也能弄得有头有脸,何况这个剧确实还有它的呼号和叹息,这么立意要整治一番还是很有模样的。可还是要说,演员们大概下生活比较少,总有点还不够味的感觉……大概要归因于这些毕业未久的演员们很单纯,这也是好事吧。呵。
看戏后的不满足,让我去看了小说原著《多数人死于贪婪》。看后,却是更大的不满足——如果说金钱与物质使人异化,而竟走向了阴鬼毒魅的极端,那么“我不是坏人,我原来挺好的,我原来……”这样的凡俗挣扎,倒是更有切合我们身边生活的亲近感。
话剧,已经很习惯地称之为“戏”,那是一种对现实生活的戏化,让人或远望或近观,一时地,有了自我审视或把玩的情怀。
我想我们该宽容地看话剧,即使嗣后抱以凌厉的批评。而这个戏自觉自愿地曾经与孟京辉扯上什么关系,倒是上海话剧的不自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