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巢


□ 达 理

新巢
达 理

达理 系马大京、陈愉庆夫妇共用笔名。中国作协会员。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著有小说剧本多种,屡获全国各种文学奖项。后旅居美国,现重拾笔墨,将有系列作品面世。

小锤儿轻轻敲打着墙皮,回声时而空洞,时而沉实。凭着精细的手感和回声的差异,冯志豪很快确定了墙体内立柱的位置。这就像挑西瓜一样,他想。隔着厚厚的西瓜皮,用手指一弹,就知道是沙瓤还是肉瓤。挑瓜他是里手,挖墙凿洞照样在行。他抓起一把砂轮切割刀,比着划好的墨线一路切割下去。然后再用扁铲,将石膏板一块块剥离下来,接着又抱起电锯,将一排裸露的立柱齐根截断。前后不到一小时,一个十尺宽六尺高的长方形墙洞打开了。他检验了一遍切口,整齐笔直,几乎没有一处破损。他拖来铝合金门框,嵌进长方形墙洞,再用水平仪和卡尺把四角校正。随着电动螺丝刀的一阵轰鸣,八个大螺栓将门框与墙体牢牢连接在一起。最后,他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将两扇沉重的钢化玻璃拉门,装进铝合金门框的轨槽里。试拉两遍,平滑而轻盈。冯志豪抹了一把额头上粘着灰粉的汗水,满意地笑了。
这是起居室与客厅之间的一面墙。打通以后,装上玻璃拉门,空间感几乎扩大一倍,并且,可以随意开闭分合。更妙的是,坐在起居室里,视线穿过客厅,一直可以眺望窗外起伏的山岭,茂密的松林和群山环抱的旧金山海湾。
“这真是Milliondallarview!”(意指价值百万的美景)
第一次带女朋友吴萍来看房子时,冯志豪以他们房地产经纪的行话高声赞叹着。随后,他来到连接起居室与客厅的门旁,拍着墙说:“这面墙应当打掉,换上玻璃拉门。”
“为什么?”吴萍大惑不解。
“你想,起居室是主要活动场所,那么好的风景被挡住,岂不可惜!”
吴萍摸了摸坚实的墙壁:“这个工程可不小。”
“小意思!”冯志豪不以为然地说,“我干这个最在行。你忘了,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想开个墙洞吗?”
“开墙洞?”吴萍恍然大悟,顿时乐不可支。
以前,冯志豪与吴萍住在同一栋公寓的同一层楼。两门相邻,只隔一道墙。起初,他们并不认识。偶尔在停车场打个照面,彼此点点头,仅此而已。吴萍永远一身笔挺的西装套裙,三寸高跟皮鞋,走起路来,高视阔步。冯志豪有时从旁多看一眼,觉得这姑娘身材、脸型都不错,就是压在鼻梁上的一副大眼镜,有点煞风景,想必她是哪家公司的白领丽人吧。
一天晚上,冯志豪洗完澡,躺在沙发上看刚租来的光碟片《肮脏交易》。忽然“叮咚”一声,铃声大作。
当第二遍门铃响起时,冯志豪走到门边,警觉地问:“Who Is Trere?”(哪一位?)
“我是三〇六室,邻居。”一个女人的声音,纯正的普通话。
冯志豪脑中立刻闪现出那副大眼镜,便放心地拉开门。果然是她。只是这会儿没有了西装套裙,而是两条细细的肩带下,一袭轻柔亮丽的丝绸睡裙。
还没等冯志豪心生异念,姑娘已面露难色地说:“对不起,打搅你了。我出去倒垃圾,忘了带钥匙,进不去门了。”

“去找公寓经理,她有万能钥匙。”冯志豪建议道。
“我去过了,她不在家。能不能借你的电话用一用?我想请门锁公司来。”
“知道号码吗?”
“黄页上应该有。”
冯志豪把姑娘让进屋,随手关了电视机。黛咪摩尔的床上体操没完没了,女客来访,应该让她稍息一下。他忽然发现,这位女邻居长得倒有几分像黛咪摩尔。一张轮廓鲜明的面孔,一副苗条玲珑的身段,甚至发型也酷似几年前黛咪摩尔那风靡一时的男孩儿式短发。
姑娘查好了号码,正要按键,冯志豪突然心生一计:“你的阳台门锁了没有?”
“没有,我刚才还出去浇花呢。”
冯志豪快步走上阳台,转身一看,隔壁阳台和他的阳台距离不到两米。若在平地上,他可以轻而易举地一步跨过去。可这是三层楼啊!万一失足,岂不遗恨千古?
他返回屋里,四处巡视一番,似乎无一长物可用。最长的就是床垫,可惜太软,难以支撑。哦,有了!床垫下的床架,不是硬邦邦的角钢吗?他一把扯去床罩被褥,又掀起床垫床屉,然后抓起涂着绿漆的床架,斜撑在地上。
姑娘似乎看懂了,只是担心地问:“够结实吗?”
他用脚踹了一下床架:“没问题。”
他把床架搭在两边阳台的护栏上,长度绰绰有余。
“我来给你把着。”姑娘走到他身后,用力压住床架的顶端。
冯志豪爬上阳台护栏,用脚试踩了几下床架,颤颤巍巍的,好像不太稳定。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抑制着微微颤抖的膝盖,身体略微前倾,左脚在角钢上轻轻一踏,右脚便稳稳地落在对面的护栏上,接着顺势一跃,嗵的一声跳到阳台的地面上。
分享:
 
摘自:当代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