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边的槐花开了没有


□ 王也丹

那边的槐花开了没有
王也丹

我师范毕业,分配到一个叫槐树下的山村小学任教。学生中有一个傻小子叫张大力,在雪天,他把鹅蛋在怀里焐热了送给我。还对我说“老师,我搀着您。”“老师。您真好看。”后来。我终于调离了那所山村小学。不知道傻小子张大力和其他学生现在都怎么样了?

我的自白
有一种写作被评论家称为“第三地写作”。意为走出“此地”到“彼地”生活后,回过头来再去写“此地”,原始的“此地”在作家的笔下就会异彩纷呈。近代的鲁迅、沈从文,当代的贾平凹、莫言等都被评论家归为此类。我的理解。是距离使“此地”有了文学美感,使作家在审视时具有了审美眼光。
我喜欢这种“第三地写作”,那是沉淀的真、蕴藉的善、打磨的美。庸常的日子中有太多的琐碎与平淡。大多不会在生命中留下任何痕迹。而有些东西却是想忘也忘不了的,距离越久远。越刻骨铭心。
那所山村小学。那些纯真的孩子与平凡的教师,在我的记忆中几乎快要淡去了。十几年的教师生涯伴随我的始终是紧张、忙碌、永不停息,生活的匆忙让我很少有闲暇去细细体味那些曾经打动过自己的东西。直到有一天。长期负荷的身体突然间病倒了,中药、西药、打针、输液、针灸……一个多月里,在忍受身体痛苦的同时。我的心也在隐隐作痛:生活在城市里这么多年,整日奔波于车水人流中,原来竟有那么多值得珍视的美好被我忽略了,而这美好就深藏在生活的暗流之下,不经意间,便被冷漠与麻木击得粉碎。时值五月,房前公园里的槐花开了,淡淡的花香感染着我。于是,那个叫张大力的孩子,那个叫槐树下的小学以及曾经所有的一切。顽强地占据了我的心。我问自己:我忘了吗?我能够忘记吗?
伴着痛,我用我的文学之笔,写下了这篇寄予了我千般情感的文字。文章是一气呵成的。病也在随着文字逐渐好转。槐花谢后,我感觉自己已是一身清爽。我知道。是四十多服中草药和每天满身的银针治愈了我,更是文学、文字拯救了我。是文学使我摒弃了狭隘,使自己从琐碎的纷争中摆脱出来。走入一个明净而开阔的世界。文学是我的良药啊!
重新回到校园,面对早已熟稔的一切。我发现。只是一个多月的时间,教学楼前的月季花已开得翩然灿烂,红红火火,美丽异常。孩子们见到我,纷纷说:“老师,您病好了?”“老师。您来了!”“太好了,美术老师来了,我们又能上美术课了!”……言语中竟有那么多的盼望与想念。我突然就感动了,眼里蓄满了泪,曾有过的厌倦感与时常漫上心头的逃离感顿然消失。荡然无存。
而这一切,全是因为有了离开,有了“第三地”,尽管生活依旧并未改变。站在远处,当心灵的目光缓缓穿透厚实的过去,往昔的碎屑不见了,只有真实的美丽在原处等待。这美丽被岁月慢慢滋养。悄悄地在记忆深处发酵,直到破土而出,成为慰藉心灵、温暖灵魂的醇酒……

那年,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一个叫槐树下的山村小学任教。

学校在村子的最东头,四排简陋低矮的平房,前三排是教室,后面一排是教师的办公室、宿舍和一个简易的厨房。房前一棵粗壮的老槐树三人合抱不过来,上面垂吊着一口铁钟的残片,锈迹斑斑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四周没有围墙,房后是一个山坡,长满了槐树和灌木。前面不足百米处也是山,山连山,山靠山,不知绵延到何处。山脚下有一条小河,蜿蜒着向村口流去,那河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安达木。
校长是一个瘦瘦的老头儿。不到五十岁却像六十多的样子,满脸的沟沟坎坎,没事就好叼个一尺多长的大烟袋不时地吸上几口。办公室是间大教室改装的,校长的桌子对着门,然后顺着排开九张桌子,一至六年级的六个班主任,两个科任教师,一个负责做饭、敲钟的王师傅。办公室里的人全都各干各的,对校长的吞云吐雾见怪不怪,只有我一个人很反感。这哪像教师啊,简直一老农民。
开学第一天,老校长组织的升旗仪式别开生面。全校一百二十几名学生笔直地站在办公室前的空地上,校长暂时放下他的烟袋,操起一把二胡,那是学校里唯一的乐器,也是校长的传家宝,虽然破旧,音色还算纯正。两名科任教师负责升旗,旗子旧了,却干净。其他教师和学生一起随着校长的二胡声高唱国歌,目送国旗升起。雄壮的国歌音乐用二胡拉出来,总觉得有一丝凄凉,但全校的师生却个个表情庄重、严肃。国旗上升得缓慢,旗杆不高大,就是一节木头,房顶那么高。音乐结束,旗子正好升到顶。然后是校长训话,讲些新学期的要求,就算正式开学上课了。几年后,我偶然看到了作家刘醒龙的小说《凤凰琴》,发现作品里描写的升旗仪式与这里何其相似,稍有不同的是,这里的音乐是二胡而非刘醒龙的口琴。
老校长喜欢开玩笑,对我说:“刚从校门出来,这么漂亮的闺女,长得跟咱这儿的槐花儿似的,怕委屈了你□。”我没心思玩笑,心里的确挺憋闷的。许多比我差却有门路的同学都留在了城里,而我却被一棍子捅到了这边远的山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