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里的天堂


□ 女 真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编审、一级作家。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小说、散文多篇。小说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居沈阳,就职于辽宁省作家协会。
  
  一个人的天堂
  
  都说人间天堂在杭州。很年轻的时候,你也去游天堂。是穷人的那种游法:住最便宜的旅馆,吃最廉价的小吃,但灵隐和断桥是要去的,龙井的茶是要喝的,西湖的美女是要看的,岳飞和秋瑾是要凭吊的,功德林的素是要吃的,莼菜汤和西湖鲤鱼是要尝的,杭州的丝绸很贵可以不买却一定要抚摸的。一个游过杭州的穷人,她认为杭州适合有钱而且还有闲的人居住,如果没有钱,如果没有恬淡的性情,杭州不会成为一个人的天堂。
  还有人说人间天堂在九寨,说那里最有名的超五星级饭店就叫九寨天堂。去九寨,从前要骑马,后来要坐一天、两天的汽车,现在,从成都到海拔三千多米的九黄机场,空中飞行只要四十分钟。只要你舍得花钱双飞,旅行社会给你安排三天往返九寨黄龙的天堂之旅。九寨归来不看水,那么多迷人的海子是仙女的镜子洒落在人间。那么多的人,他们跋山涉水,不远万里,去九寨。从成都飞往九黄的飞机,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起飞一架。通往阿坝州的公路上,旅行大巴川流不息。旅游旺季,九寨沟口的早晨,最为壮观的景象是那如潮的人流,不同肤色、不同种族、操着不同方言的人,他们涌进沟里,去看水。他们在孔雀海、老虎海、熊猫海、五色海边合影留念,他们惊叹于海子里的水会如此清湛透彻、自然倒下的树桩在海子里多少年都不腐烂。九寨沟的水,因了地形和季节的不同而呈现出迥异的风韵。景是美景,水是好水。好多好多年,这里只有稀少的人烟。但是,九个寨子里游牧的藏胞,他们把这里当天堂了吗?在他们的信仰里,天堂是现世还是来世?如果他们把自己生活的地方看作天堂,他们还用在九寨的水里转动祷告的经文、还用把五色经幡插得四处飘扬吗?为什么他们不留恋现世而期冀来生?
  一个去九寨旅游的人,她不会把九寨当成天堂。这里有太多的游人,多到你在任何一个海子旁边都很难拍到理想的空镜头。在旅游已经成为经济的时代,人们拼命地修公路、修机场,为的是招徕尽可能多的游人,游人的吃住行都会成为这里的经济增长点,旅游已经成为这里的经济支柱。天堂不应该人头攒动。天堂里的人,他们的生存空间应该是让人感到舒适而不是拥挤。九寨不是天堂,还有一个与在杭州遇到的相同问题:去九寨,你兜里得有钱。往返成都的机票可能是贫困地区一个家庭一年的生活费。几百块钱的门票,够一个失学儿童一年的学费。如果你是一个穷人,却非得要像那些有钱或者有权公费旅游的人一样去追逐天堂,你不心疼吗?一个心疼的人,景色再美,怎么可能体会到天堂?
  天堂在远方。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当她厌倦了城市的喧嚣、厌倦了城市里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厌倦了城市里的周而复始、平淡无奇,她会向往天堂。在她的心目中,天堂可能是九寨、黄龙那样景色奇异之地,也可能是青藏高原那样民风迥异、人迹稀少的去处。所以,在新疆、西藏、云南、贵州乃至地球上一些更偏远的地方,总能看到背着行囊的来自城市的行者,男人、女人。他们迈着疲倦的脚步,大睁着好奇的眼睛,他们吃着不可口的饭菜、冒着在异地他乡游走时可能碰上的种种不测,寻找着一种与自己的平常生活不同的人生境遇。有的人可能一次两次就对这种游走感到失望,很快重新回到既有的生活规律之中。也有的人,注定了要终其一生在他乡游走,直到迈不动脚步的那一天。所以,在那些行者当中,最让人羡慕的应该是那些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个人,当他头发已经白了的时候还能够对远方充满向往,这样的人,是幸福的,也是让人嫉妒的。心不老,才有可能走向更远的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