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狼谷炊烟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蒙古族)

  VI老言

  最初,当吉普车出现在地平线上时,还是巴努盖轻轻地啸吼一声向那日苏报信。正在修理鞍子的那日苏遮住初春晃眼的阳光,向巴努盖注目的方向望去。苍茫天地之间,动力强劲的吉普车像一只拥有喷云吐雾能力的甲虫,以惊人的速度在干得冒烟的草原上飞驰,后面扬起漫天的灰尘。

  那日苏埋头继续修理那根鞍条,他打不定主意是将磨蚀得随时都会断掉的鞍条切断续接在一起,还是找一条新的皮条直接换掉。

  在车距离营地还有大概三四里地的时候,趴在毡包前昏睡的索尧终于被震醒。它的耳朵贴着地面,即使它的警惕性再差,那隆隆的车轮声恐怕它想不听见都不可能。它跳起来的动作显然是梦的延续,气急败坏地向着某个方向闭着眼睛一阵狂吠,然后猛地向前冲去,糊里糊涂地撞在毡包的木门上。它总是这样,在刚刚被惊醒时往往搞不清方向。显然,在梦里,它被一群呼啸而来的烈马践踏锤碾在铁蹄之下。

  这次,它终于醒了过来,蹲坐在地上,懵懂不安地看着惊讶地注视着自己的那日苏和巴努盖。

  随后,它为自己这过于失态且尴尬的行为懊悔不已,不知所措,它急于寻找个机会分散那日苏和巴努盖的注意力,以弱化自己的幼稚举动带来的可能被轻视的不良影响。

  于是,那隆降驶来的吉普车就成为此时能够让它忘记羞赧的替罪羊。

  于是,所有的懊恼和羞愧,顷刻间都化为深沉的仇恨,连它自己都相信那呼啸而来的强劲机械是它不共戴天的仇敌。

  它的眼睛泛起慑人的红晕,狂吠着冲了过去。

  它追逐着驶近的汽车,凶狠地扑咬,甚至扑上车窗,跌倒之后在尘土中翻滚着,巧妙地避开险恶的车轮。

  车终于慢慢地驶进营地,后面兜裹的灰尘突然间失去了动力,萎蔫下来,缓缓地沉落。在这漫长的旅途之中,这股尘雾终于追上了创造自己的始作俑者,最后一缕灰尘将吉普车笼罩其中。索尧冲进尘雾之中,发起新一轮的攻击。因为不再惧惮可能滚人车轮之下被碾断腿爪,此时它的凶猛也就愈加肆无忌惮。

  它浑厚的咆哮声轰然作响,现在,它的胸腔已经比巴努盖还要宽阔。

  在淡淡的尘雾中,它围绕着这辆吉普车狂吠扑咬。它直接扑向车窗,头颅撞在车窗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淋漓的口水甩到车窗上。那日苏看不清车内的情况,不过,他也像扎布一样,不急不忙地放下手中修复鞍子的那根黄羊角,慢慢地站起来。

  这狂暴凶悍如猛兽般的牧羊犬,让他心中颇为自豪。

  他也确实想知道车中是谁,营地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人,上次造访营地的是两个寻找走失马匹的牧人,那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了o 他并不急于呵斥索尧,必须让它将体内这狂暴的野性发泄出去,否则想控制住它再挂上链子也不容易。

  此时,索尧开始进攻轮胎。显然,它迅速地发现这些支撑着吉普车的橡胶圆圈的适口性更好。它发了狠地挨个啃咬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