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何祚庥院士的矿难言论谈起


□ 叶树浓

中科院的何祚庥院士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谈到矿难问题时,他发表了耸人听闻的高论:中国煤矿死人无法避免,不是因为“腐败”,是因为“穷”。要发展就必须有牺牲,煤炭工人的牺牲是为解决能源短缺问题作了贡献。何祚庥先生是搞自然科学的,主张以牺牲弱势群体的生命来提高“GDP”,自然是符合自然界严酷的“优胜劣汰”定律。但何院士把这种弱肉强食的动物定律用到人身上,却忽略人除了动物性,还有人性。这是人跟动物的最大区别。孟子云:“恻隐之心,仁之端也”;“言人若无此,则不得谓之人。”人之所以人,是因为人有不忍之心、怜悯之心、博爱之心。这是一个常识问题。何祚庥先生如此毫无人道主义,毫无怜悯之心的冷血言论,令人发指,甚至让我想起了希特勒、墨索里尼,以及他们主演的一幕幕人间惨剧。
八十年前,鲁迅先生曾对中国社会作过定断:“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鲁迅先生说的争不到“人”的价格,并不是何院士所说的物质上的穷困,食不如牛马,而是人格地位的低贱。拿柏杨的话说,是中国人活得没有“尊严”。尊严,是指一个人获得健康生存方式的权利。具体说人格上受尊重,遭遇上被同情的权利。索尔仁尼琴就认为,衡量一个社会是否健康的主要标准,是那里的人民活得有没有自由和尊严。用严密的制度和良好的舆论氛围,去保障社会上的每一个公民,特别是弱势的、善良的公民活得有尊严,有被尊重和同情的权利。这是一个和谐文明的社会所必须做到的。否则,“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的厚黑定律肆无忌惮横行带来的灾难,涉及的不仅是处于底层的矿工,而且是社会上每一个需要尊严的公民。
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何先生对矿难麻木冷血的态度令人愤怒。然而探讨这件事的意义决不止于此。因为社会现实告诉我,这个私人文本,背后有深厚的集体意识作基础。何先生对弱势群体生命尊严的漠视,只不过是这种社会病态意识的一个缩影。如果把“尊严”比作一面镜子,镜子所折射出来的病态面孔决不止何先生一张脸。当千千万万张面孔折叠在一起,形成一种前赴后继的集体大军时,我们不得不进行大声的叩问:现代社会,尊严到底还值多少“钱”?
市场经济以来,我们告别了“食不及牛马”的状态,生活质量有了很大的改善。二十一世纪的经济快车,为我们带来了丰富的物质生活,带领我们社会进入了“物化”的消费时代。新时代让我们走上富裕之路的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危机。在享受主义与狂欢文化成为新时代主题后,人文精神在经济高速运转的车轮轧压下,开始走向萎缩和消亡的边缘。精神空虚与灵魂扭曲成为了现代社会的一种新病象。如此背景下,人们谈论的“人”的价格,早已逃离出灵魂的象牙塔,变成了一种“物化”的交易,变成可以随时入货,随时出售的,论斤计两买卖的生意。
“人”的“物化”,直接导致的是尊严的缺席。权力者为了利益,随意出售别人(特别是弱小群体)的尊严;谋利者为了利益,公开叫卖自己的尊严;弱小者为了一点可怜的权益,拿起武器捍卫自己的尊严,却孤单无援,力不从心。“物化”社会下,心灵的麻木,怜悯的缺失,像病毒一样注入庞大僵硬的社会躯体中。出卖别人的尊严,叫卖自己的尊严与丧失自己的尊严,成了现代社会每个公民所必须扮演的三种角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