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虻》导演阐述


□ 雷国华

一.名著文化与今天上海我们文化的基础

名著文化应该成为现代国际化大都市的文化基础。上海是一个可称得上国际大都市的城市,其蕴涵的文化与戏剧文化应该是成正比的,经典的文学著作及戏剧作品应该成为这个城市的底蕴。
《牛虻》成书已有百年的历史了,但任何一个经典作品都具有超越历史时代的生命力,可以从中感受了一种新的人文与人性的升华震撼着我们,这就是经典文学作品的伟大之处。
戏剧是一种审美文化,诸如古希腊、莎士比亚戏剧、前苏联戏剧以及法国、美国纽约、契诃夫、奥尼尔、安提戈涅,包括现代的文学戏剧阿瑟·米勒等等作品,都形成了一个世界戏剧文化的力量。特别是今天发展中的中国、上海,对于我们来说,不可丢失的是什么?戏剧不止是时尚文化、快餐文化的代言,而更应是文学文化的代言……
在这个意义上,排演《牛虻》是一个大剧院应有的选择。尽管现代商品社会给我们带来压力,但是生活和艺术是不等同的,戏剧需要有区别于一般的精神追求,否则你无需选择这个职业
对于上海观众的培养,这与剧院的任务、与文化文学品位有关。戏剧是一种文学修养、文化教育,是一种对人格力量的形成产生影响的东西,如果光是一些时尚轻浮的所谓文化,会失去我们剧院真正意义上的力量和品格。也不会有真正大的演员的产生,只有排“明星”、制造新闻卖点了!

二.改编名著《牛虻》的意图及寻找其人文的现代精神

这个剧有好的故事、好的人物关系和强大的冲突。人物关系极端的戏剧性和尖锐化:一是牛虻与神父——儿子与父亲,亲情、信仰、生与死的选择;二是牛虻与琼玛——过去的情爱与现代的情爱;三是他们之间真实的情感过程是撕心裂肺的过程;四是人性与信仰之间的关系,才是真正的我们戏剧力量所在;五是这个戏将人与人之间(亲情、爱情、生死、信仰)最可怕的选择放在了人们面前,你无法回避!
牛虻使人不可忘却,是每个演员都渴望塑造的形象。人物的精彩,是这个惊心动魄的人物,他是那样的极端,那样的面对“生死”的选择。
他的经历是一个真实的经历;他有弱点有强烈的个性,他坚韧不拔,面对爱情和亲情的选择,他选择“信仰”和“自由的死亡”。精神的伟大在于他的超越死亡。生命是短暂的,一个人可以被摧毁,但他不会被打败,死亡会使精神升华。这种精神及超越生死的震撼,是我们今天特别缺乏的精神和力量。我们回避现实,回避自我,没有精神的时代,只有人和物质之间的关系,缺少的是力量。
《牛虻》导演阐述图片1
这个戏主题的现代性——选择,就如萨特的“存在主义”,是现在的人的精神选择。是亚瑟在受到欺骗之后,对上帝的信仰的破灭而转型为自由的“牛虻”。今天我们搞这个戏,就是对历史的作品进行再解释,找到它历史和现实之间的自我,就像每一次去演一个古典的戏,我们每个人在镜子面前照照自己,看看我们的意志和传统。这其实对我们整个创作集体和现代的观众是一种真正的挑战,我希望我们的《牛虻》是独特的创造,而不是一种对经典作品的研究,我们要求的是创作。

三.剧本的改编及风格体裁

小说作者曾描述的那个惊天动地的时代,以及时代情绪适合我们国家历史的那个阶段都过去了,但现在我们来寻找他,恰恰不是重复那个时代背景。剧中的三幕,时代的跨度很大,其中贯穿着惊心动魄的人物及人物关系。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感受超越时代的人物及人物关系。因此,我们希望削弱背景,而重点描述人物之间的关系,寻找人性人情的艺术感染力。
改编的定位是弱化时代背景冲突,强化人的内心及信仰的本体的冲突——这是永恒的!三种冲突:对立产生的信仰——敌对冲突;选择——生与死——灵魂与信仰之间的冲突——内心冲突;民族之间的存亡的冲突。
小说的篇幅大量地概括掉,突出事件中人物的境遇和选择。强调剧作的张力和残酷性。牛虻是一个上流社会的叛逆,他曾因轻信无知而铸错。他最爱的姑娘,给予他惨痛和伤害;他的生父却是他的政敌;他经历过非人的伤痛,而最终他选择了死亡,是超越的坚强的精神的英雄主义。整体剧作的风格体裁上,是一个悲剧,具有残酷戏剧色彩的史诗性悲剧。

四.剧本的矛盾冲突及主题

以萨特的“存在主义”——选择的主题是困扰人一生的主题,也是永恒的、具有哲学思想的命题。哈姆雷特中生与死的主题与牛虻的选择主题——信仰的主题——现代的选择——物质与精神之间的永恒选择感。
分享:
 
摘自:话剧 2006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