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像诗一样疼痛


□ 刘醒龙

  作家档案刘醒龙,1956年生于古城黄州,曾客居湖北英山县,新现实主义、新乡土小说的代表作家。
   代表作有小说《凤凰琴》、《痛失》、《弥天》。有多种小说在英语、法语、日语和韩语地区翻译出版。相关作品被海外一些大学列入研究当代中国社会必读参考书目。新近出版有三卷本长篇小说《圣天门口》获第二届中国小说学会长篇大奖和首届世界华文长篇小说红楼梦奖决审团奖。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首届青年文学创作成就奖,并连续获得由全国读者投票评选的第五、第六、第七届《小说月报》百花奖中篇小说奖。中篇小说《秋风醉了》曾获台湾《联合文学》奖。根据其小说改编的电影《背靠背脸对脸》、《凤凰琴》等曾获平壤、大马士革和东京等国际电影节大奖,以及从首都大学生电影节到金鸡奖在内的所有国内电影奖。根据长篇小说《爱到永远》改编的舞剧《山水谣》获文华奖。曾被评选为“2006感动荆楚”十大新闻人物。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武汉市文联副主席、《芳草》杂志社总编。
  
   一个人无论走多远,乡土都是仍然要走下去的求索之路。
  一个人学识再渊博,乡土都是每时每刻都要打开重新温习的传世经典。
  一个人生命有长短,乡土都是其懿德的前世今生。
  乡村的土地上,只要有一点点合适的气候,去年冬季里由白雪包裹着枯叶,阴云冷雨也来苦苦相逼的无奈,就会烟飞烟灭,变化万千地生长出郁郁葱葱的青翠。虽然这些早已颠扑不破地记在心里,一年年地从那仿佛枯黄无望的田野上,最早冒出来的不忍卒读的嫩芽,还是带来阵阵明明是欢呼,却从潜意识里抢先跻身出来的长吁短叹与大惊小怪。一株最细小的嫩芽,如果是野生的,自会有水光山色来照应,即使是在最脆弱的那几天,漫不经心的家畜野兽在上头轮番践踏之后,接踵而来的人也不会想起要为它们绕道而行。一只脚就像伸进自己鞋里那样,自然而然地一点不犹豫。一朵其貌不扬的小花,因为来得太早,顾不上将自己打扮得五彩缤纷,那普普通通的颜色,只是白色,不是洁白。洁白需要一种规模,譬如纷纷扬扬铺天盖地的雪。来得太早的细小花朵,孤零零地出生在低矮的荒草地里,那份洁来还洁去的心愿,轻易地就被压缩到本来就离开不远的田野深处。花因蜂蝶更美,太早开的花只有米粒大小,那些有着与人差不多秉性,不冬眠但会歇冬的蜂蝶,还是懒洋洋地没有做好与花共舞的准备。偶尔有赞美之词题给这些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的细小野花时,也不过是一种借题发挥,借物抒情,有时候根本就是找不到合适的武器攻击对手,而将这些既无欲又无辜的花儿搬到台面上来加以使用。所以,应该相信这样细小的野花是洁白的,同时,又必须确认,这样细小的野花从来没有真正洁白过。春天轰轰烈烈地到来,梨的花,杏的花,一齐开放了,漫山遍野对洁白的形容突然喧嚣起来。不管是否有过提醒,不管是否有过辩解,对那些开得太早的细小野花,在话语面前患上失语症,在记忆深处弥漫失忆症都是一种无需质疑的理所当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