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刘庆邦

正月十五闹花灯,首要的事就是为孩子扎花灯;比一比谁的灯笼最亮,最大、最美。为了让失明女儿的眼睛亮起来,父亲企望自己蒸的又甜又香的灯碗子能频频让人偷去……
过春节放大炮,闹元宵点花灯,两个节日的过法儿各有侧重。放炮是赶早,在天地间炸出隆隆声响。点灯趁晚间,在村子里燃起一片光明。
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年年岁岁都是这样,刚过罢正月初五,就该筹备正月十五元宵节的灯事了。他们不把正月初五叫初五,叫破五。破五前几天规矩多,这也不许干,那也不让动,意思是规定性地让辛苦了大长一年的人们好好休息一下。破五一过,那些规矩就破除了,想干什么都可以干了。
首要的事情是为孩子扎灯笼,或者买灯笼。扎灯笼是用秫秸棒扎成方形的骨架,或用竹篾子编成圆形的胎子,外面薄薄地糊上一层带油光的红纸,先做成一个上下口照应的灯罩。随后做的灯托,一般是采用桐木片。桐木片正中固定上蜡钎,两边穿上长长的、可以在灯罩里抽送自如的铁丝系子,灯笼就算制成了。到了元宵节的那个夜晚,各家的小孩子就可以拿棍子挑了灯笼,走出家门,星星般在村街上乱闪。他们闪着闪着就聚拢在一起,开始对灯笼,开灯会,比一比谁的灯笼最亮,最大,最美。到集上买灯笼是省事些,但容易把眼看花,因为集上的灯笼太多了。临近元宵节的那几天,可以说一街两街大都是各式各样的灯笼,灯笼真正成了集市上的主打货。要说灯笼的品种,恐怕谁都数不清。拿方形灯笼来说,有四棱的,六棱的,还有八棱的。八棱的灯笼,一只灯笼就占了四面八方。圆形的灯笼多是仿物的,有西瓜灯、倭瓜灯、绣球灯、鲤鱼灯、老鳖灯,灯灯灯灯。有一种牛蛋灯最是可观,它不是摆在地上卖,也不是放在用秫秸箔支起来的货摊子上卖,而是像串糖葫芦一样,穿成一串一串,高高地垂挂在竿子上卖。卖牛蛋灯的也像卖糖葫芦的一样,不仅把竿子立在街边卖,有人还把火红的、成嘟噜打蛋的“牛蛋”举在手上,在集市上来回游走。他们一边喊着:“‘牛蛋’,谁买‘牛蛋’?‘牛蛋’摔不烂!”这种灯笼是比较皮实,很适合尚不懂事的小孩子打,小孩子把“牛蛋”摔在地上,它不但不扁,还会蹦高。另外,还有人卖起楼子的宫灯和走马灯。宫灯是用精雕细刻的乌木做成的,四角探有龙头凤头,每个探头上都挂有金黄的流苏。宫灯的四面镶的是明玻璃,玻璃上彩绘着吉祥图案,看去十分华贵。走马灯的蜡烛已点起来了,所作的是现场表演。一闪一纵的烛火带风,催动上面的叶轮,叶轮带动着马的剪影。从灯笼外面的纸壁上看,皮影戏一样的骏马就奔腾起来,嗖地过去一匹,嗖地又过去一匹。一只大型灯笼就像一台戏,引得不少赶集的人在那里围观。人们对宫灯啧啧赞赏,对走马灯发出阵阵喝彩。卖灯的人就站在灯笼旁边,他们的目的不一定是卖灯,主要是为了炫耀。见人们对他们的手艺如此欣赏,他们觉得很是光彩,脸膛几乎红成灯笼。就这样,元宵节还没到,各种花灯已纷纷到集上汇合,开始灯会的预演。千万只花灯闪亮登场,仿佛把元宵节的气氛提前就搞浓了。人们从集上回到家,把有关灯的讯息和节日的气氛随之带到了千家万户,看来灯的事情得抓紧办。
国庄也去赶了集,他只买回一些绿菠菜和红萝卜,没有给女儿小连买灯笼。今年过罢年,小连才十三岁,还处在打灯笼的年龄,按说应该给女儿买一只灯笼。这里的男孩女孩,哪个不是年年打着灯笼长大的!仿佛只有打了灯笼,才能看清前面的路,才能一步一步长大成人。可是,国庄有些拿不定主意,今年到底给女儿买不买灯笼?
小连读小学五年级时,眼睛出了毛病。国庄带女儿上这儿看,上那儿看:点这眼药,点那眼药,也没能把女儿的眼睛治好。女儿的眼睛起初还能朦朦星星看见一点东西,后来干脆什么都看不见了,两眼成了一抹黑。女儿的大眼睛看上去好好的,长睫毛扑闪扑闪,眼珠黑是黑,白是白,可就是感光的功能没有了。女儿本来该上小学六年级,眼睛一不行,女儿就上不成学了,只能天天呆在家里。女儿的眼睛既然成了这样,灯笼对女儿已经没有了意义。灯笼是给眼睛正常的人准备的,好比光明只有对能看到光明的人才有意义。但是,国庄还不能说一定不给女儿买灯笼。当地的孩子一旦长大,都是自己宣布不打灯笼了,父母才停止给孩子买灯笼。打灯笼和不打灯笼,仿佛是未成人和成年人的一个分界,一放弃打灯笼,就等于站在成年人一边了。女儿没说不要灯笼,还是给女儿买一只好一些。去年元宵节,国庄是给女儿买了灯笼的。那只灯笼是四棱子的,四面糊了风薄的鸭蛋青色油光纸,纸面上分别画了喜鹊、红梅、兰草和石榴。灯笼的四根秫秸棒立柱上方,各粘上了一丛用红纸绿纸剪成的花穗儿。那些花穗儿的花瓣比线菊的花瓣都细,在无风的情况下,自己就颤颤的。他把灯笼交给女儿后,女儿高兴得转着圈儿看,老也看不够。到了晚上,女儿虽然没有挑起灯笼到村街上跟别的小孩子去比美,但女儿照样用棍子把灯笼挑起来,将棍子插在门口一侧的砖缝里。女儿过一会儿就探着头往灯笼里面瞅一瞅,直到一根蜡烛快燃尽了,女儿才把灯笼提进屋里吹灭。当然了,去年元宵节时,女儿的一双眼睛还好好的。如果拿灯笼作比的话,那时女儿的眼睛还是一对点燃着的明亮的小灯笼,今年女儿的“小灯笼”就熄灭了,永远熄灭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