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往事重提


□ 晓 苏


1

春节前夕,学校任命了一批科级干部,我就是其中之一。我的岗位是收发室主任。别以为收发室就是某些单位大门口的那间鸽笼似的传达室,也别以为收发室主任就是一天到晚坐在传达室看报纸的那种糟老头儿。我们这所大学的收发室,明文规定是科级单位,收发室主任就是正二八经的科级干部,要是搁在下面县里,我就是一个堂堂的局长。
我的前任叫涂国泰,他在我上任那天便退休回家了。涂主任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当过几年学生辅导员,那时候就已经是科级干部了。后来干部调整,学校让他来收发室当了主任,一干就是二十年,临到退休还是一个科级,想起来真是亏得很。涂主任离开收发室的那一天,同事们给他开了一个欢送会。在会上,涂主任给大家讲了一个他当辅导员时发生的故事。讲完后他说,学校把他从辅导员的位子上贬到收发室来当主任,肯定与那个故事有关。涂主任还说,他后来一直得不到提拔,也许还是因为那个故事。涂主任说得有些伤感,说到后来眼睛都红了,我们深怕他流出眼泪来。
涂主任讲的故事实际上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听起来毫无新意。故事发生在1983年,当时涂国泰正当着中文系新生的辅导员。那一届学生中女生特别多,八十五人中女生就占了五十三。其中有一个来自沙市的女孩,长得最漂亮,身材很高,眼睛特大,皮肤白得发亮。这个沙市女孩一进校就很引人注目,因为她有一种鹤立鸡群的味道。上课的时候,老师们都愿意点她发言,当然大多是一些男老师。作为辅导员,涂国泰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学生们的政治思想工作,但有时候也陪着学生们去听课,目的当然是为了全方位地了解学生。给那一届学生上课的有七八个老师,其中有一个刚刚留校的研究生,是教美学的,浓眉大眼,可以说是一个美男子。在涂国泰的印象中,那个美学老师点沙市女孩回答问题的次数最多。美学老师当时还是一个单身汉,看得出来,他非常喜欢沙市女孩。那一届的新生是八月底入学的,到了十二月底,学校医院对所有新生进行了一次体检。体检结束后,医院院长打电话要涂国泰赶快去一趟。在院长办公室里,院长拿出一份化验单对涂国泰说,涂辅导员,你年级有一位女生怀孕了!涂国泰先是大吃一惊,然后便认真看那化验单,原来化验单上的女生就是那个沙市女孩。涂国泰回头就找到了沙市女孩,开门见山问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沙市女孩先是守口如瓶,死活不说让她怀孕的那个人,后来涂国泰拍着桌子说,你要不说就开除你!沙市女孩这一下害怕了,便老老实实供出了那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美学老师。
涂主任把故事讲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像是已经讲完了。但我们却感到故事可能不止这些,便问,后来呢?涂主任低下头去,沉默了许久才说,后来,我把事情报告给了学校,建议学校对美学老师和沙市女孩进行严肃处理。学校那时候对这种事情抓得很严,便取消了美学老师的教师资格,让他去学校的教学仪器厂当了工人,沙市女孩也被开除了,让她父母把她领回了沙市。听到这里,我又问涂主任,再后来呢?涂主任叹了一口长气说,再后来,学校就把我安排到收发室当主任了。虽然收发室主任和辅导员的级别是一样的,都是科级,但实际上还是贬了。至于贬我的原因,学校没明说,只说是工作需要,但我想,肯定与那件事情有关。
涂主任离开收发室以后,我们收发室的人在闲聊时又多次提及那个故事,负责报刊的老赵说,那种事情放在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负责包裹的小钱说,那个美学老师和那个沙市女孩之间,肯定是有爱情的。负责汇款单的老孙说,当时学校对他们的处理太重了,完全是一棍子将人打死。负责信函的小李说,其实涂主任可以保一下他们的,如果涂主任不朝上面反映,也许就是另一种情况了。我最后说,事情已过去二十年了,也不知道那个美学老师和那个沙市女孩现在的情况如何,还有沙市女孩怀的那个孩子,也不知道后来命运怎样。他们几个听了说,如果把这些都弄清楚了,没准可以写一部小说呢。

2

学校放寒假了,大部分学生回家过年去了,许多老师也离开了学校,平日热热闹闹的校园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收发室的邮件也突然少了,于是我们便作了一点儿调整,由原来的每天上班改成了轮流值班。作为收发室主任,又是新来到这个单位工作,我想我必须以身作则,给同事们一个好的印象,所以安排值班时,我特意给自己安排的次数最多,差不多隔日一班。
第一天是我和负责报刊的老赵一起值班。老赵是收发室的老同志了,据说已干了二十年。在分报纸时,我问老赵,涂主任这个人怎么样?老赵说,总的说还好,就是思想有点儿左,不过近几年有所变化。我们正这么说着,一个戴鸭舌帽的老头走进了收发室,他还戴了一副近视眼镜,看上去像个教授。但朝他头下一看,又觉得他是一个工人了,因为他的那件旧棉袄,是从前工人师傅常穿的那种样式和颜色,腰间还有一根布带子,没有系上,像辫子一样垂在屁股上面,走路时左右摆动。这个老头一进来,我和老赵就没说涂主任了。老赵热情地问老头,请问你有什么事?老头扬起脸来看着我们说,我是学校教学仪器厂的退休工人,想来领一本我订的杂志,刊名叫《女友》。平时我们厂有专人来领的,但现在过年放假了,所以我只好自己来领。过年没什么事干,挺无聊的,看看杂志打发时光。老赵听了说,这一期的《女友》已经到了,但我不能随便让你领走,请问你有证件吗?老头说,有的,我是怕你们不肯给我,我就特地带了工作证。老头说着便从棉袄里面掏出工作证递给老赵。老赵坐在我身边,他看工作证时我也扫了一眼,发现老头的名字叫麦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