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城外是山野


□ 撰文/张超朱磊 摄影/张瑜等

  撰文/张超 朱磊 摄影/张瑜等

  北京城周围多山,闹市西北数十公里处,便是起伏的群山了。京郊的山虽然没有泰山、黄山那样有名,但山林中却分布着很多独特有趣的动植物。对于自然琴好者来说,京郊的山就像是自家的后花园,山中的奇珍异草,让懂得它们的人痴迷心醉。

  曾经采集到了几株水生植物新种,

  经过比较、鉴定,新种被命名为“北京水毛茛”。

  弹琴峡:寻找一种以“北京”为名的水草

  7月的一个周末,G6京藏高速出京方向车水马龙,这条路是北京最繁忙的旅游线路,去往八达岭长城、官厅水库、张家口乃至内蒙古方向的车都会从这里经过。我开车夹在鱼贯北行的大小车辆之间——去寻找一种以北京命名的水生花卉。

  过了昌平区南口镇,平原村镇不见,窗外青山延绵,峰顶参差。公路随山势回转,车窗微开,荆条花香随风涌入,冲淡了汽车尾气中残留的汽油味道。快到居庸关的时候,沿途第一个隧道出现了,隧道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弹琴峡隧道”。

  隧道东侧的峡谷,便是旧时的“弹琴峡”。在金庸小说《书剑恩仇录》的结尾,乾隆皇帝把香香公主作为谈判的筹码,香香公主心知今后无法与爱人陈家洛厮守相伴,于是和陈家洛纵马出京城,在太阳落山之时来到这里,弹琴峡中水光闪烁,声如琴鸣,香香公主在溪水中沐浴,与爱侣诀别。

  而这弹琴峡让我感兴趣的,并不是香香公主和陈家洛的故事,而是一种不起眼的水草。30多年前,植物研究者在南口至居庸关一带的沟谷溪流中曾经采集到了几株水生植物新种,经过比较、鉴定,新种被命名为“北京水毛莨”。据记载,这种水生植物在弹琴峡最为多见,而且在其他地区,尚无这种植物的任何记载。

  以“北京”命名的花草树木其实并不少见,比如公园中就可见到的北京忍冬、北京丁香,山区可见的北京花楸、北京山梅花、北京堇菜等等。但“北京水毛莨”有些特殊:它的分布区实在太狭窄了,以至于被视为最濒危的北京特色植物。

  上世纪90年代,八达岭高速贯通。如果说当年香香公主骑快马从皇城到弹琴峡需要一天的时间,那么如今在不堵车的情况下,从德胜门只需1小时就可到达这里。可是,曾经那水声如琴瑟的峡谷却被修高速时挖下的石土所填埋,最初发现“北京水毛茛”的溪流已经难觅踪影。

  在南口至居庸关之间,仍有不少溪流潺潺。连续几个夏季,我曾在这一带细细搜寻,但从未见过北京水毛莨的影子。

  正当我以为这种花已经灭绝的时候,它在北京延庆的山谷溪流中被爱好者重新发现。前不久,在延庆的松山自然保护区,又有朋友见到了这种植物,根据他们提供的坐标位置,我在弹琴峡没有停留,而是一路向北。

  京藏高速公路在山间环绕,路西南一侧的山属于太行山山脉,而路东北则是军都山,属于燕山山脉的支系。燕山和太行山在北京交界,两列山脉比较公认的分界线位于弹琴峡所处的关沟,而关沟的走向和高速公路基本重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