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间的秩序之美


□ 林文钦

  ●林文钦

  “时间是什么,有着怎样的排列和长度?”清晨醒来,我的脑海盘旋这个疑问,思绪在博尔赫斯那时空迷乱的《小径分岔的花园》中迷失。

  常常想着打破时间的界限.以为按照自己能够把持的时间节点生活.就可以在时间的逼仄空间里过得游刃有余。在不必早起上班的时候,我总要凌晨两三点睡觉,十点以后起床。醒来后浑身酸疼,四肢无力,之所以要起床,是因为无法再入睡,而且央视电影频道的精彩大片就要开始。斜倚在沙发上,看电视屏幕上浑沌的光影,思维像磨损的齿轮,抖落一些碎屑和灰尘,又慢慢旋转。

  清早的日影在悄悄挪动。平实的一天,就这么自觉地进入时间的秩序。

  我的房间里凌乱不堪.破窗而入的日光亲昵着家具.或者在一本杂志的封面上转来转去,酷似不邀而至的客人——不知道做什么,也不想离开。六岁的儿子在一堆零碎部件中间.慢慢拼装他的“奥特曼”玩具——跪在地上,双腿外翻,低头弯腰,那些零部件哗啦哗啦响.而他的姿势很久都不会改变——他的玩具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我甚至常常产生把那些破烂全部扔掉的冲动:他的专注也是我不能理解的.半小时的图画作业他往往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要一个小时才能完成。于是心里隐隐的不安或者不满慢慢上升,最后变成了一声严厉的指令:起来,该做老师布置的作业了!儿子一激灵,嘟囔着小嘴,起身,在我面前讪讪走过,边走边瞪着我,眼神刀子似,表明他对我的不满。这些年,他略显结实的身体在一点点长大,开始比较自己与小伙伴的不同.很多事物已经超出他的理解和接受能力。有一点,我们父子显然是共同的,那就是敏感和任性。同属男性的雄心,竖直我的神经,也开始撞击儿子的幼小心灵。上述的原因,让一对父子之间的交流,显得有些抵牾。

  日正当午。打开屋门,一些冷气穿过门扉倏忽而来。早春的冷有些尖锐的,只是任何尖锐,只要在暗影里穿越或者徘徊哪怕一秒钟.都会被除去一些棱角,或厚或薄地包装上一层钝滞。我只是微微一抖身体,立刻恢复事不关己的姿态。一个戴眼镜穿睡衣拖鞋的少妇端着满满一盆衣物上楼,脚步缓慢,声音绵软如泥。很快又下楼,塑料盆子晃来晃去,把光影搅得一闪一闪的,整个人也一闪一闪地飘走。我认识这个人,他们一家人住在六楼,母女酷肖,每次见到都让我想起鲁迅的那个比喻——“像同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两枚秦朝古钱币.只不过一枚很古老,带着泥土,边缘已经磨损,另一枚光彩夺目,洁净明亮,完全保持着新铸出来的那种成色”。我初次见到他们的时候,那个年轻女人还挺着大肚子。很快,一个小男孩就在他外婆的怀里甜甜地笑。我确信那个男孩是认识我的,每次见到,他都灿然一笑——晶亮的目光落在我的目光里.就像透明玻璃杯落在柔软的枕头上;而那枕头里柔软的纱,也一颤一颤地,有飞动的感觉。

  屋顶上。有些阳光,风慢慢吹,那些刚刚晾上去的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衣物慢慢飘动.把阳光碰得叮叮当当响。楼顶涂满防水沥青,有的已经很久,成了泥灰的颜色;有的才涂上不久,还有些黑亮的光彩。四周有许多与这里相似的屋顶,高高低低,互不相干又连成一片,毫不掩饰经年的脏乱与茫然。每幢楼都有许多格子样的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人以及与人相关的生态,每种生态都有存在的根由和情节。这些根由和情节,只是一些尘埃,在钢筋水泥中掩埋,在空气和大地上飘散,最后不留一丝踪迹。而我们看到的,只是偶尔的浮光片羽。而我们本身,也只不过是一粒尘埃,在深不见底的时间的河流里沉浮。不管信不信,不管承认与否,一切都无始无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