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凭什么评价当代文学


如何评价“当下”中国文学与如何评价“当代”中国文学,这毫无疑问是两个问题。虽然谈论前者时必然涉及到后者,谈论后者时会涉及更大更多的话题。但无论评价什么事物,批评者都会先在心中设立一个坐标系,以此来衡量被评价者的是非曲直。世界上本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不过,如果想让这场讨论真正有效,有助于廓清并深化一些认识,那就必须将其纳入专业的框架内进行。要较真,必须以一名专业人士的眼光和心态来较真,这样才能保证是在讨论问题,而不是陷入无聊的口水之争和意气的个人攻讦。
  参加前两期讨论的几位名家,在他们的分歧中就透露出了专业素养的差异。可以说,肖鹰先生的意见相对缺乏专业性。他才情洋溢的檄文基本上是高举高打,有些失之泛泛。对于“为什么说当下文学处于中国文学低谷”,他在外部条件和内部状态两方面总结出了三种表现,但他的这种总结并没有超出90年代以来的那些常识范畴。当然常识与否和正确与否没有必然联系,但人们有理由希望看到更切近、更有建设性的文字,毕竟名家不应该再来重复一些老生常谈。而且,在肖先生总结出的原因和表现之中,还有着明显的虚弱和矛盾。他认为,从外部条件来看,文学遭遇了来自电子媒介艺术(尤其是影视艺术和网络写作)前所未有的冲击,文学在文化生活结构上被边缘化,其社会影响力跌落到微乎其微的程度。可后面,他又指出,由于批评家群体的职业化和小集团化,把批评家群体的独立性捐献给以出版商为核心的“图书利益共同体”,导致了当下写作与广大读者渐行渐远,不能进入读者视野,不被读者认可,“在阅读世界明珠暗投”。很显然,这里自相矛盾了。更何况,肖鹰先生刚刚在前面批驳王蒙先生时还专门指出,时代外在环境与文学质量没有必然联系。莎士比亚和曹雪芹都不是生活在“最好的时候”,“他们的创作却是人类不朽的杰作”。仅从这一点举例就可以看出,他这篇文章不够严谨,更多的是一逞骂人的快感和炫目的修辞。对于当代文学的生态和学科他都有着一定的隔膜。但同样应该承认,虽然缺乏新鲜感,肖鹰先生指出的有些问题还是存在着并且已成为专业的沉疴,需要当代文学界认真面对。
  孟繁华先生的文章不长,但“干货”不少,要言不烦。他的观点明确,看取一个时代的文学成就,应该取其高端,而不是末流。于批评家而言,对一个时代高端文学成就的批评,才是对他的眼光和胆识构成的真正挑战。孟先生最强有力的底气来自他对当下文学生态的谙熟。作为第一线的评论家,可以信手拈来大批大批的文本来支撑观点,极大增强了自己的说服力。能够面对小说创作的具体问题,并且能够在具体分析的基础上作出判断,这才是真正专业的心态和作派。在这一点上,他和肖先生正可以构成映照。而对于很多人对当下文学状况的怨恨和不满,孟先生认为缘于他们对文学及其功能不切实际的期待。这一论断深刻体现了专业中人和专业外人认识上的区别。如何认识文学,文学应该做什么和能够做什么,现在只有本学科从业者还在为此纠结,外行人倒常常信心满满,真理在握。孟先生对文学未来的发展路向也存有困惑,但这不是建立在文学之外、道德标高上的怨怒诘问,而是一种知冷知热、贴心贴肝的忧患意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凭什么评价当代文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