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看当代诗歌


□ 凹 汉

  我个人对当代诗歌境界的看法更倾向于是一种品质担当与人文素养的修炼,古今中外的任何经典文学作品都可以有此深感。

  对于当代诗歌的看法,我作为一个底层诗歌爱好者只是卑微细语,仅代表一点个人阅读观感。

  第一,是诗歌境界的流失。我在这里作为重点多说一下。去年《长江文艺》编辑胡翔老师在发表我诗歌时聊过的一句话印象深刻:“诗唯境界其高。”“境界”二字在当下被胡翔老师如此慎重提及,令我感到眩晕羞愧。在我有限的诗歌阅读中,这个曾被古代文人一致推崇的诗歌审美准则,确实在当下遭到流失与抛弃。当代的诗歌显然显得有些泛滥,追风赶潮走流行,一些这个体那个体,这个派那个派,都是在短时间内的标新立异。实际上自我标榜的这些所谓创新,都没有真正形成气候与氛围,是偏于自我陶醉的小技巧小意象。可怕的是一些人还为之沾沾自喜而得意。这有点像武侠江湖,玩些花拳绣腿的三流侠客,总以为武功盖世。其实真正修行多年而功底深厚的大侠客,可能是隐居深山悠然菊花,不到该出手时绝不露出半招半式。在这里我也想到前段时间看到的一个老科学家的谈话,大体是“科学的创新,艺术的创新等等,归根结底都是精神的创新”。我一下子感悟到这个老科学家的伟大,此精神在诗歌方面完全可以指境界。

  理解“境界”二字,可以指人的思想觉悟和精神修养,作为社会中的普遍的价值取向,以便体现自己在整个生活中的位置。可以以质来划分层次,是有着不同看法与见解的微妙感觉。做学问的境界,王国维在其著作《人间词话》里谈道:“古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第一种境界:首先要有执着的追求,登高望远,瞰察路径,明确目标与方向,了解事物的概貌。第二种境界:必须坚定不移,经过一番辛勤劳动,废寝忘食,孜孜以求,直至人瘦带宽也不后悔。第三种境界:必须有专注的精神,反复追寻、研究,下足功夫,自然会豁然贯通,有所发现,有所发明,就能够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从此处可以看出最高的境界是一层一层推进,经过长期积累的努力发现研究而得来的,非一日之寒,更非当代诗歌所图的一时之快一时之鲜。对诗歌中的境界,王国维《人间词话》还从其他角度进行了划分,如“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有我之境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无我之境也。“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古人为词,写有我之境者为多。然未始不能写无我之境,此在豪杰之士能自树立耳。”此外,他还有“境界有大小”、“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等多角度的对“境界”的阐述和划分。

  我个人对当代诗歌境界的看法更倾向于是一种品质担当与人文素养的修炼,古今中外的任何经典文学作品都可以有此深感。不管是小说诗歌还是其他文体,都是伟大思想与艺术的完美融汇,而境界正是对这种思想艺术的价值体现,是综合复杂讲究整体局部宏观细节等的审美考核标准。而现在我们一直很讲究境界的诗歌作品,境界甚至被沦落为黄色短信类似的低级趣味,口语垃圾下半身等等还被到处模仿复制。也有要么是对现实的极度麻木,要么是对现实的极度憎恨,要么是对乡土的伪情歌颂,要么是对乡土的痛之入骨……在失去理智中失去平衡与客观,发现不到事物的美,也发现不到诗意的美,境界就沦落为一种主观发泄倾诉。当然,诗歌地位在当代确实很低下,大多数人忙于挣钱,连纯文学的书籍都看不进去,更别说看诗歌。但是我坚持认为诗歌不是当今流行的娱乐电视节目,不是靠残缺的外表或可怜的生活或模仿的唱腔来赚取观众点击同情眼泪来一炮走红。这样的走红也总归会昙花一现。诗歌是严肃高贵典雅的艺术形式,是精神的艺术形式,境界决定其品质。没有独立的人格精神,没有人文的慈悲心境,空有漂亮语言也只是哗众取宠,长久不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