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先锋戏剧的空间化叙事


□ 袁联波

  [摘 要]在非理性主义盛行时代,历史发展失去了目的与方向,戏剧没有了明确的结局。随着语言、时间整一观念的逐渐消解,时间结构在20世纪先锋戏剧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呈现出一种非常明显的空间化叙事色彩。先锋戏剧的时间结构空间化主要是通过打破“符号”、“句”、“段”各个层面的同位关系以及解构符号本身等方式来实现的。先锋戏剧的空间化叙事是对人们的欣赏习惯与审美能力的挑战,在先锋戏剧的解读中,读者(观众)获得了空前的审美自主性与创造性;先锋戏剧的空间化叙事体现了一种强烈的克服时间的愿望,带来了人们对时间、对人类行为的全新体验与感受,极大地丰富了戏剧的叙述方略。
  [关键词]先锋戏剧 时间裂变 空间化叙事
  
  一
  
  这里所说的“空间化”,是指先锋戏剧时间结构的空间化。戏剧运用语言等符号元素在时间中演绎故事。语言、时间是理性的产物。在理性主义时代,语言、时间被认为是有序的整一体,戏剧在整体上讲是一种有序的时间结构。到非理性主义盛行的20世纪,随着语言、时间整一观念的逐渐消解,时间结构在先锋戏剧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先锋戏剧呈现出一种非常明显的空间化色彩。20世纪先锋戏剧空间化艺术产生的根本原因是理性与认识论的破产和非理性主义的盛行,比较直接的原因主要有以下这些方面。
  首先,20世纪以前,语言一直被认为是“为明确具体的实践目的服务的一个工具”,处于工具性地位。以索绪尔为代表的现代语言学界对此提出了挑战,认为语言是独立的规则系统,是它控制着理性而不是相反。他们研究语言自身的规则系统,而不是研究语言的工具特性。在卡西尔看来,语言首先是一种“实体性的存在和权利”,而不是单纯的认知工具,“语词首先必须以神话的方式被设想为一种实体性的存在和力量,而后才能被理解为一种理想的工具”。杰姆逊进而认为:“说话的主体并非控制着语言,语言是一个独立的体系,‘我’只是语言体系的一部分,是语言说我,而不是我说语言。”由此,语言获得了本体论意义。语言成为一个自足的、逻辑谨严的规则系统,语言不再指涉现实,语言截断了与现实的联系。
  其次,20世纪以前,西方人一直追求着时空的客观化,时间被认为是整一有序的。各种宗教(或类宗教)为了克服人类对时间无情地单向发展的恐惧,提出了来世、天堂等思想,赋予时间发展以目的性,“世界进程将会完成一个最终目标”。“如果历史具有意义的话……现在处于历史当中,这个历史是被全部思考进去的历史。人们以为知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们又从这个终点中演绎出现在的需求。”这一重要的时间观念体现在戏剧结构上就是戏剧发展有着明确的结尾,戏剧的所有行为都最终奔向这一结局。在驶向结局这一过程中,时间是有序的、井然的,故事情节之间有着严密的因果、逻辑关系。在这一戏剧结构中,时间是主导因素。每部戏剧中都有着一条清晰的时间一情节线索。戏剧时间结构集中紧凑,戏剧时间比生活时间更凝练有序。戏剧史上古希腊戏剧、易卜、生戏剧的回叙性锁闭式结构,只是这一时间结构的局部调整。近代出现的人像展览式戏剧结构中,众多的人物与情节同时并存,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对剧中时间的结构作用有所削弱,空间结构的意识有所加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学术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