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庐山思絮


□ 徐兆淮


对庐山的思念和向往可谓久矣。且不说青少年对诵读李白、苏东坡、陶渊明等诸多名家关于庐山的佳词丽句,早就在头脑里刻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就是随后听闻现代史上发生在庐山上的重大历史事件,尤其是缭绕在庐山的种种政治迷雾,也便更令人对之产生不可遏止的强烈兴趣了。何况今年的南京酷热难当,更使人不由自主地想到避暑胜地的庐山去小住几日。
作为一个见过一些世面又看过不少名山的长者,在浏览庐山整个过程中,我不免时常叩问自己:庐山的特点究竟是什么?直至从庐山归来,我仍在思考庐山的灵魂又在哪里?我知道,这大约已是我辈之人旅游时常会犯的毛病,但既已积习难改,也只好随它去了。或许这就是中老年与青少年不同的旅游情结吧。
初上庐山,乘车沿盘山公路飞旋而上,继而观花径,登锦绣谷、含鄱口,游黄龙寺、黑龙潭,只见群山叠嶂,云雾氤氲,我这才算是逐渐领悟到庐山某方面的真面目:论雄伟,它不如泰山,论奇特,它不如张家界,论秀丽,它远逊于黄山,论凶险,它又无法与华山相比。但在自然景观上,庐山却有它山无法企及之处,即给人一个集各山之长,聚众山之气的突出印象。
及至参观了美庐宫和毛泽东纪念馆,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九届二中全会旧址,阅读了古今文人咏颂庐山的诗词之后,我复又对庐山的人文景观产生了一些新的体悟,于是,在我眼中庐山早已不仅仅是旅游避暑的胜地,也不仅仅是个文化名山,它何尝不是充满政治色彩,布满政治迷雾的神山,它的神秘变幻,它的扑逆迷离,恰如庐山上变幻的云雾与山岚,你能时时感到它的存在,却又无法捕捉在手一样。
庐山是清高文人隐居之地,也是失恋文人休憩之所。清高素洁的田园诗人陶渊明本是当地人,也不愿在污浊的官场厮混,又不为“五斗米折腰”,他宁愿退回田园,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居生活,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而心气高傲的失意文人李白、白居易、苏轼、陆游等人来到庐山,歌咏自然风光,抒发心中郁闷情怀,则是把庐山当做一种借景抒怀,展示心中块垒的寄托之物和暂时的休憩之所。尽管如此,李白的《望庐山瀑布》、苏轼的《题西林壁》仍然成了题咏庐山的千古绝唱。
至于作为现当代文学界有影响的作家郭沫若、茅盾与庐山的结缘似乎又与古代文人有所不同。同样是在庐山,同样面对国民党“四一二”大屠杀,郭沫若以文人的狂傲风景,写下了著名的檄文《请看今日之蒋介石》,茅盾则屹立在庐山牯岭之上,心情悲愤地写出了《从牯岭到东京》一文,而后便相继亡命日本。可惜的是这两位社会责任感极强的作家,解放后好像都失去了抗争的勇气,面对社会的一些不公不义之举,却再也发不出拍案而起愤怒声讨的声音了。甚至连表现悲观情绪的机会也日见稀少了。怀念及此,怎不令人不胜唏嘘慨叹?
大凡名山都会有文人墨客留下诗词歌咏,而古今之人为庐山留下的清词丽句却创造了惊人的记录:达三四千首。这大约是其他名山所无法比肩的。自打青少年时,谁未读过李白、白居易、苏轼、陶渊明等名家抒写庐山的千古名句呢?
可作为中国的中年文化人,谁又能忘记发生在庐山上的风云际会,和牵动中国历史命运的政治事件呢?照理说,庐山本是个避暑旅游为中心的名山,从陶渊明开始,更把庐山当做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居之地。然而既为避暑胜地,也便难以避免地受到政客甚至最高当局的青睐和注意。因而,这便使青烟缭绕的自然庐山,又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神秘的政治色彩。
众所周知,庐山原是个集避暑、旅游和文化、宗教于一体的佳景胜地,可如今由于政治和最高当局的介入,却把政治的纷争、辩论,还有种种阴谋诡计,甚至血腥杀戮带进了宁静秀美的风景胜地,于是文化的庐山,又何能避免成为充满凶险与奸诈的庐山,宗教的庐山,又何能避免成为刀光剑影的庐山?且不说,当年蒋介石、宋美龄在庐山上发表宣言,策划围剿之农红军的计谋,开办军官训练团,使文化的庐山变得异常奸诈、凶狠,使宁静的庐山仿佛充满了爆炸之声、杀戮之气,就是解放后毛泽东三次上庐山主持中央会议,也是使秀美壮观的庐山,顿时弥漫起浓浓的火药味,庐山好像马上也变成了危机四伏的战场。政治斗争让庐山变了形改了味,庐山失去昔日的温磬和美丽,而成了决定中国命运的政治名山。这是庐山的幸运,还是庐山的悲哀,如今过了半个世纪,大约再也不用人们多言妄评了。
对于四十多年前发生在庐山上的那场党内斗争,我知道如今的年轻人大都已不感兴趣,但作为从六十年代初期那场全国大饥荒中走过来的中老年人,当不能不给予特别的关注。在庐山的四天中,我不顾疲劳饶有兴味地观庐山会议的旧址,每当站在毛泽东、彭德怀旧居面前,便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对于四十多年前发生在庐山上的关于党和国家命运的激烈斗争,也许至今日仍然会有不同的观念和看法,但如果我们信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则是非功过自是泾渭分明的。问题在于,如果我们不能从思想观念上、组织措施上真正找到防止杜绝这类惨痛教训的有效办法,我们就能以避免重蹈覆辙,再次把国家拖入危险的境地。然而,历史固不能重复,除需经得起事实的检验之外,都还需经得起后人的诘问。首先,人们不禁要问:假如在庐山会议上,党内多出几个像彭德怀那样为民请命、刚直不阿的有识之士,能否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假如中央常委内刘少奇、周恩来、朱德这批德高望重的主要领导能够站出来支持彭德怀的正确主张,争论的胜负天平又会向哪方倾斜?其次,我还想诘问:作为一个已有三十八年建党经验的政党,它的民主集中制及其他党纪党规,何以薄弱到如此地步,竟让一个领导人如此专制霸道,为所欲为?再有,假如一九五九年庐山上的斗争能有效制止个人专制霸道,那么,在这之后一系列极左政策是否会受到扼制?“四清”和“文革”运动能否避免?国家的经济、文化是否会有更好的发展机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