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解构的方式捍卫马克思


□ 张 旭

  [关键词] 幽灵;全球化;新国际
  [摘 要] 德里达被公认为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他在1989年苏东共产主义阵营解体之后发表了对马克思不吝的赞颂,这是20世纪下半叶哲学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有必要理解德里达对马克思的新解释的意图和意义。德里达通过阐发马克思的幽灵的概念,指出继承马克思的活的精神的意义,这个马克思的真精神就是对抗霸权国家主导的资本主义国际秩序的“新国际”。
  [中图分类号] B51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0257-2826(2009)04-0033-06
  
   一、德里达的呼吁:“回到马克思”
  
  德里达被公认为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他曾多次深情地回忆自己年轻时对马克思的著作的热爱。他说,在法国有正义感的人很少不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通过萨特和阿尔都塞,他们那一代知识分子都分享马克思的文化遗产,马克思对于他们是一个伟大的父亲的形象,他们在公开场合或暗地里都忠于马克思的思想。德里达也曾在不同的场合公开宣称过自己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或马克思主义者。[1](P85-86 、xiv. xv.)他宣称自己的解构主义也是马克思传统和遗产的一部分,马克思的思想是解构主义重要的思想来源之一。他宣称马克思的思想中有很多东西是解构主义不能解构的实质东西。他宣称捍卫马克思的精神遗产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2](P107、129)当然,有些人怀疑德里达的声称是严肃的。直到1993年德里达发表了《马克思的幽灵》这本不仅对于德里达本人而且对于国际马克思主义运动都十分重要的著作时,人们才开始正视德里达过去的宣称。在1989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有史以来最低潮的时期,他以20世纪80、90年代最有影响的西方大哲学家身份捍卫马克思的思想,抗议我们时代“对马克思的遗忘”,声称马克思对于当代西方社会不可或缺的现实意义,呼吁在全球化的时代“回到马克思”。德里达为马克思的抗辩是90年代西方思想界的一个重要事件。
  针对德里达为马克思的辩护,英国的马克思主义文化批评家伊格尔顿说,他不相信德里达从阿尔都塞那里学到了什么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他也怀疑德里达只不过是把解构作为更为激进版本的马克思主义。[3](P120-125)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姆逊也将德里达为马克思的辩护视为一种解构主义的修辞,因为德里达避重就轻,只谈到《共产党宣言》而没有论及马克思的《资本论》和阶级斗争的主题。以伊格尔顿、杰姆逊、佩里•安德森等人为代表的这类评价有失公允。[4](P25)在他们看来,德里达说到底都是一个解构主义者,一个彻底颠覆整个西方传统形而上学的解构主义者。德里达的解构主义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游走于哲学和文学之间的“激进怀疑主义”,它更关注语言的差异性、文本性、文本的游戏、能指的自主性、踪迹和播撒、修辞性和隐喻、翻译与不可译、文学的建制等问题,因而从整体上来说,解构主义是接近于文学批评的而非现实政治的①。但是,自80年代后期以来,德里达发表了十多本大大小小的著作,包括《从法律到哲学》(1990)、《马克思的幽灵》(1993)、《友爱的政治》(1993)、《法律的力量》(1994)等,这些著作表明德里达晚年的思想确实发生了一个“政治的转向”。[5]像伊格尔顿和杰姆逊那样,将德里达视为解构主义者和后现代主义者而不去深入分析德里达的思想的做法,是贴标签的归谬法。为此,德里达多次否认自己是一个解构主义者和后现代主义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教学与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