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前后眼


□ 王 松

  侯儿腚使屁眼儿看了几十年,直看着小德万的媳妇儿跟人私逃了,小德万的儿媳妇儿又跟人私逃了。小德万一口气没上来,就挺球在炕上。
  侯儿腚长到二十六,在瘦龙河滩下拉纤已经拉了二十年。二十年拉成个嘎嘣硬的汉子。小时候是跟着爹拉船。大一点儿了和爹并肩拉,再大就已经带着爹拉。等爹拉纤累死的时候,侯儿腚已经一个人能拉动一条半槽子船。
  侯儿腚七岁刚学拉纤时拉不动,就倒着身子拽着走。日子一长习惯了,拉纤的姿势就跟别人不同。只把屁股放在前头倒着拉。远远看去,挺大一个人儿蹶蹶着,只见一个腚。河滩下就都叫了他侯儿腚。人说侯儿腚身后也有一只眼,能看见。那眼长在腚上,是屁眼儿。
  侯儿腚干事儿一根肠子,不拐弯儿。他要是张张嘴,那屁眼儿透亮儿。
  侯儿腚倒着拉纤吃过大亏。那年侯儿腚给村里杨老千儿家从城里拉货船回来。杨老千儿的儿子小德万带着个骚女人坐在船头,一路喝酒取乐,观赏两岸风景。小德万喝得高兴,手就在那骚女人身上乱插乱摸。闹到兴头上,直觉得侯儿腚这么拉纤碍眼,就让他转过身去拉。侯儿腚只好转过身去。可他四根胳膊腿趴在地上,腚撅得比脑袋还高,却干拉不见船动弹。侯儿腚就说转过去身不会拉,又转过来倒着拽。小德万不干了,硬说侯儿腚这么拉纤是为看他女人的白胸脯子。侯儿腚一气,窜到船上把小德万扔进水里。结果白拉了一趟船,杨老千儿子儿没给。
  打那儿,侯儿腚就跟小德万结了仇。
  四八年春,解放军的队伍从关外开过来。一夜的工夫住满了一河滩。跟着又一边打炮一边往南开,身后的瘦龙河两岸就算解放了。杨老千儿家只是个小土财主。可他为人刁钻奸滑,这些年在村里得罪过不少人。闹土改时侯儿腚一叫号儿,人们就把杨老千儿家给分了。三进宅院搬得精光,改了村公所。杨老千儿一家抱着剩下的不多点儿家当,挤进个西边的小跨院儿里。小德万就对侯儿腚恨得咬牙切齿,明知他是为那次拉货船的事报复。脸上却不敢带出来,还上赶着巴结说,侯儿腚要是稀罕城里那骚女人,他索性就给包回来,送侯儿腚日鼓着玩儿。
  侯儿腚已经顾不上搭理小德万。他这时更不敢沾女人。眼下队伍虎虎地往南开,眼看一仗比一仗打得响,他要整日忙着拉船往前线送军需。使真劲的时候女人是祸,下边一走油,两腿还能给使唤?小德万没揣着好心思!
  侯儿腚把浑身的劲都使在运送军需上。他打心里喜欢如今这世道。
  阴历年一过,春季战役就开始了。上边下来任务,让村里组织个担架队,随着队伍一块儿南下。消息一传开,村里就哄嚷动了。男人们有报了名的,也有恋着家里老婆孩子鸡鸭畜牲赖着不报名的。闹腾了几天,担架队还是凑不够数。村长急出一嘴燎泡,整日披着棉袄挨家挨户去动员。
  侯儿腚拉船回来得着信儿,立时跑来找村长,说也要去。
  村长刚吃了晌午饭,正蹲在自家门口愁眉苦脸。听侯儿腚说了上下看看他,就问:“你去了担架队,船谁拉?”......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