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忘了他的名字


我有个长处,就是有特殊的记忆力,只要我从一个陌生人的身旁走过,几个月之后再见面我仍然认得他。

但我也有个短处,就是记不住说不出别人的姓名,这常常使我处于窘境。我的工作是替老板到伦敦城里招揽生意。因为记不清客人是史密斯还是莫里斯,得罪过一些人,失去了几笔生意。

在这里——巴德菲尔德镇,没有哪个男人、女人甚至小孩,对我来说是不面善的。这里离伦敦城只有40分钟的车程,因此,人们喜欢乘火车去伦敦旅行。我和乘客们常常谈笑风生,但有过半巴德菲尔德人我说不出他们的名字。所以,我妻子常常抱怨我连邻居的名字都不知道。

一天,我下班迟了,从伦敦乘火车去巴德菲尔德的乘客很少,同我一个车厢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乘客。我一眼就看出他也是巴德菲尔德人,为了消除旅途寂寞,我就主动和他说话。

以往我可以在10分钟甚至半分钟之内,了解到一个人的职业或其他情况,但这次却失败了。

“你经常坐这趟火车进城旅行吗?”我问他。这样去开始一场谈话,通常比较稳妥。因为,不管他是不是去旅行,十居其九会讲出他的理由,以及职业、工作时间等情况。这是人的常态。

可这小子笑了笑,摇摇头说:“不经常。”

我继续谈论火车的服务情况,比较这班车和那班车的服务设施、服务质量,可他一味点头附和,就是不表示自己的意见。我又说,我有时候自己开车进城。我这样旁敲侧击,是想引出话题,因为你不能期望一个住在廉价出租屋的人会拥有私家车。但是,我这一招也不灵,他还是免开尊口。

我这样做无非是想营造一种愉快的氛围,以感染这小子开口说话。可他不领情,我只好看报打发时间。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火车进站,尽管车停得很急促,但并没有把那小子惊醒。我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同乡巴德菲尔德人错过了站,便用力拍了拍他的膝盖:“醒醒,老朋友,到站啦。”

他马上醒来,对我笑了笑,跟在我的后头下车。

我们出了站就遇上滂沱大雨,天黑了,阵阵强风扑面吹来。

我对他说:“15分钟才有一趟巴士。如果是顺路的话,你就搭我的车吧。”

“谢谢。”他说。我和他冒雨走到我车子的停放处。

“你真好。”车子开动时他说。当车子驶到一片开阔地时,他突然说:“我就在这里下车。”

这不是疯了吗?因为此处500码之内没有房屋,又刮风下雨,怎么在这里下车?但我还是刹了车。

接下来,便是有件硬物重重地击在我的后脑勺……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道小沟里,脑壳阵阵剧痛。车子不见了,衣袋空空如也。我迷迷糊糊步行回到巴德菲尔德,准备到警察局报案:有人将我击昏,抢去一辆汽车、一只金表、一把新雨伞和152英镑10先令现钞。

一到达警察局我便醒起那偷车贼是谁——因为他的照片就贴在警察局的外墙上,最近一个星期我天天都看到。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看到他的面孔,就判定他是巴德菲尔德人。

他的照片下面写着:“通缉抢劫、行凶、杀人犯约翰……”噢,我的天,我又忘了他的名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忘了他的名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