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工人的未来就是中国的未来


□ 吕途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3年2月22日发布的数据,截至2012年末,全国打工者数量达到2.63亿人,比2011年增加了983万人,增幅为3.g%。打工人口已占全国人口数量的19.4%,即大约五分之一。可以说,这一庞大群体的生存和发展状况,可以反映出整个社会的状态,而不仅仅是某个人和某个群体的特殊问题。我所说咐新工人”是指工作和生活在城市,而户籍在农村的打工群体。使用“新工人”首先是用于区分过去的老工人;其次,这是一种诉求,它不仅包含我们对工人和所有雇佣劳动者的社会、经济、政治地位的追求,也包含一种渴求创造新型社会文化的冲动。

  工作的迷失

  从工作的稳定性来讲,根据我2009年的调查,在深圳工作的新生代打工者平均一年半换一次工作,在苏州的新生代打工者平均每两年换一次工作。可见,打工者的工作稳定性很差。在调查中,我还发现一年内换几次工作的工友也不在少数。

  从工资待遇上来讲,打工者的收入非常微薄。衡量一个群体经济社会地位的标准不仅是收入多少,更重要的是与其他群体的收入差距。按照打工者月平均收入为1748元为对照:深圳企业管理人员的收入是其3倍到7倍;央企高管的收入是其18倍到25倍:金融国企高管的工资是其95倍到3154倍。2011年6月1日,我在苏州和工友小叶(他1990年出生,2006年初中毕业开始外出打工)交流,他告诉我:“我一个月1900元的工资,房租370多元钱,吃饭500元到600元,衣服和零用400元到500元,电话费差不多要100多元钱。最后,一个月工资几乎所剩无几。我觉得,1900元真蚓央不能养活自己了”

  从工作内容上来说,绝大多数工作,或很脏很累,或枯燥无聊,或没有发展前景,甚至可能造成职业病。2011年10月25日,我在重庆富士康访谈了工友小容。她说:“我准备春节前辞工,将来去哪里不知道,想学习做护士。反正,无论做什么,绝对不会在富士康。因为在这儿毕竟干了半年,不是人待的地方。你待久了真的感觉特别烦,每天做同样的事情。”

  从劳动时间上来说,据国家统计局农村司调查显示,打工者平均每个月工作26天,每周工作58.4个小时。这个统计数字已触目惊心,但根据我的了解,很多工友的劳动时间更加极端。一位苏州某台资企业的工友告诉我,她在2012年4月和5月连续上班,一天都没有休息,而且每天要上班12个小时。

  由于工作从各方面来讲都让人非常不满意,我经常听到工友说这样的话:“我总不能一辈子打工吧!”好像这是毋庸置疑的问题,但我想反问:那么,我们2.6亿人的打工群体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很多打工者打算将来做生意。创业肯定值得鼓励,但是把开服装店、饭店等当作出路的工友,十之八九以失败告终。这就是打工者最大的迷失,不是谋求如何提高工作待遇和工作条件,而是用逃避、逃跑来麻痹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