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兴


□ 李皓

  这个十月让我高兴!

  首先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种高兴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我是个文学中人,用汉语写作的中国文学中人。用刘再复的话说,这“是我们母亲语言的胜利,方块字的胜利,我们当然非常高兴。”

  我们对诺贝尔文学奖“候候”了那么多年,简直是望眼欲穿,一朝实现梦想,我们焉能不喜出望外?

  然而,就是有那么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在网络上大放厥词,对莫言横挑鼻子竖挑眼。说什么在中国比莫言优秀的作家多的是,莫言的获奖有偶然性,云云。这样的中国人真是丑陋!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当我在微博上读到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时,真有些“火呲棱”的:偶然性寓于必然性,这样的道理都不懂?

  这“火呲棱”是大连方言,“怒火”达到了某种极致的程度,直往外“呲”,直往上“喷”;前文的“候候”也是大连话,前一个“候”读三声,后一个“候”读轻声,一般做“候候着”使用,大意是眼巴巴地瞅着,或者在身前身后打转转,蓄意靠近,以期获得青睐甚至获取利益之意。

  试想,那么多中国作家“候候着”诺奖,终于有一个人修成正果,你却一个劲儿地泼凉水,怎能不让人“火呲棱”的?

  前几天搬家,搬到新家,周围的生活环境也随之改变。譬如,原来经常光顾的理发店就要换一换了。我新找的这家小店名叫“高兴美发”,名字喜庆,虽然价格高点,但我也没计较,就进去了。换了新人理发,头型随之改变,感觉还算不错。但回到朋友中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的喜欢,有的就不喜欢。一时间,我颇有些迷茫,我想起在友人于立极博客里看到的一个故事:

  某日,佛印禅师和苏东坡一起坐禅。苏东坡问佛印:你看我像什么?佛印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学士像一尊佛。接着佛印反问苏东坡:你看老僧像什么?苏东坡见佛印穿了一件黑色僧袍,人长得又胖,盘腿坐在那里,黑乎乎的一大堆。于是便戏谑说:禅师像狗屎。佛印禅师听了,不怒反笑,默然不语,然后怡然自得地闭目养神。

  苏东坡以为自己赚了个大便宜,高兴地跑回家向他妹妹苏小妹炫耀。苏小妹不屑一顾地说:哥哥今天可是输光啦!禅师心中有佛,故所见皆佛;大哥心中有狗屎,故所见皆狗屎也。禅师心净,大哥心秽也……

  醍醐灌顶,我心豁然开朗,所有的纠结都释然了。

  目前,我国已经成功跻身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相比之下,中国人精神和信仰的缺失正在显现,有识之士都认识到了这一点,但解决之道乏善可陈。这时候,莫言的获奖无疑是一股正能量,其作品一夜间洛阳纸贵,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这个十月刮起一股阅读热。这样的场面,只有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有!

  我本人对莫言的作品读过不多,印象中只读过《红高梁>和《丰乳肥臀》,但即使只有这两本,莫言无与伦比的想象力,已经让我目瞪口呆!

  还有本地文坛几件事也让我高兴:17日召开了大连市第八次文代会;大连作家“走转改”已经走过“大连市生态科技创新城”和“瓦房店市东马屯”两站;“首届海燕诗会”在鞍山岫岩召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