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尉 然

王志死了。王志死前打伤过张思原的老婆。张思原和老婆在医院治疗时认识了夏敬礼夫妇。夏的老婆也被人打伤了,却没有得到赔偿,于是,夏找了一个打手。不知道王志的死,是不是张思原找人弄的。
尉然2002年因在本刊发表小说处女作《李大筐的脚和李小筐的爱情》走向文坛,而后几年我们一直对他有着更高的要求与期待,此篇是否已经达到?请读者诸君细读明察。

发现死者的第一个人是过路人。那时候天刚蒙蒙亮,那人骑一辆三轮车驮着满满一车蔬菜去镇上卖。他是个菜农,要赶早市占摊位。事情也是凑巧,他下车立在路边撒尿,撒了一半就觉得不对头了———按照以往的经验,尿柱垂落到沟底应该发出泼剌剌的声音,那种声音应该是瀑布溅落般响亮,因为这条柏油路是新修的,路两侧的沟壕被挖掘得幽深陡峭,沟底积着一层浅水。但那天的声音却像落在了破棉絮上,发出噗噗的闷响,连一点气势也没有。菜农非常不满意,于是就探出脑袋往沟里望了一眼。这一眼看到的景象就把他的尿吓了回去。他发现自己尿到了一个人身上,甚至有一部分可能落到了那人的头发丛里去。他吓得连自己的东西也忘了收回去,惊慌地解释了一句,我不是故意的!可那人并没有跳起来找他算账,依旧一动不动地蜷缩在沟底。菜农试着喂了几声,见那人没反应,才知道事情不妙了。生意人最忌讳的就是还没开张就碰到霉头,菜农连连啐了几口,准备转身离开。可刚走了几步他又站住了,这可不是死猫死狗,而是个死人呀,怎么能一走了之呢?这么一想,菜农又害怕起来,他脸色苍白,四处张望,发现不远处的棉田里有个女人在摘棉花,就喊叫起来,喂,大嫂,你快过来看看!女人不知道他让她看什么,疑惑地往前走了几步,不过也只走了几步,她就脸一红骂了一句,不要脸!原来她并没有看到沟底的死人,而是看到了菜农垂挂在裤子外面的那一截灰不溜秋的东西。菜农不知情,见她走了,还以为她害怕死人呢,急了,在她身后吆喝,哎,大嫂你怎么走了?天地良心,又没有别人知道,这可是两个人的事呀,你走了我一个人怎么办?说着就追了上去。女人见菜农追上来,吓得撒腿就跑。菜农追赶了一阵就停住了脚步,他还担心着自己的一车菜。等那女人从村里喊来人捉流氓时,人们的注意力却都被吸引到死者身上去了,听菜农激动不安而又滔滔不绝地讲述发现死人的过程。只有那个女人的丈夫铁青着脸,冷冷地打断他说,闭上你的臭嘴,先把你那破玩意儿收起来再说!
一个夏日的午后,大雨初歇,人们聚集在村外公路边乘凉的时候,议论的就是这件事。我因为受不了城里的炎热,跑回农村老家消夏,那天也屁股下垫一只拖鞋混迹其中。事情发生在去年秋天,出事地点就在距我们聚集处不足百米的路边。人们一边议论一边朝那里张望和指点。议论始终伴随着嘻嘻哈哈的笑声。当然数我笑得最厉害,我是头一次听说这件事,对菜农撒完尿忘记收回自己的东西和女人被吓跑的细节,尤其感到新鲜和有趣。正当我笑得前仰后合之际,当头响起一声断喝,有什么好笑的!断喝的人是张思原,因为那个被菜农的玩意儿吓跑的女人就是他老婆。人们哄的一声笑了。起初张思原还一脸严肃,硬撑着不笑,但笑声的感染力极强,他撑了一会儿就撑不下去,终于参加了集体的大笑,笑声从严肃中挣脱出来,我甚至感受到了一股从他嘴里喷薄而出的口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