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外缀语


□ 高 崧

  一批“大、洋、古”的书,汇编在一起,以《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的形式问世了。按正常情况说,一套大型丛书,特别是学术名著丛书问世,可以算得上是国家文化出版事业中的一件大事,但对我们这套丛书来说,它首先是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五年多前有十个年头,“大、洋、古”是一片禁区。十年再前的几年,“大、洋、古”虽未明令禁止,也已是处在“反革命修正主义边缘”的危险区。在这十年有多的岁月里,“大、洋、古”的书,是出版社不得出版或不敢出版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拨乱反正,“大、洋、古”的书不仅又能够出,而且可以很起劲地出,出了单行本不算,还汇编成丛书出。政治上有如此的大转变、大解放,岂不是一件大事!
  周扬同志曾把翻译、出版一部学术名著,比喻为盖一幢高楼大厦。他的喻义是很清楚的,一是说明译出一部学术名著,是件大工程,是要花费大力气的;二是说明译出一部学术名著,就是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垒起一座令人瞩目的高层建筑。也许在这两层喻义之外,还有点反潮流的意思,鼓励翻译家和出版社不要怕碰“大、洋、古”。周扬同志的话,在当时确实帮助我们解除了一些顾虑,就在一九六六年的前一两年,在“大、洋、古”的名声已经很不好的时候,我们还是冒出几部“大、洋、古”的书。
  用现代化的建筑技术施工,一幢高楼大厦,并不费多长时日,在一些先进的国家,甚至可以计日以待。而文化学术上的“高楼大厦”,确实地只能一砖一石地去垒,要花费相当的岁月才竖得起来。解放至今的三十二年,对于起造文化学术的“高楼大厦”来说,时间并不算长,何况还要除却停工无料的十来年光阴。以三十二年的二分之一的时间,光是商务印书馆一家,竞也出版了三百来部学术著作译本,应该可以说,成绩是不算差的。
  好事大概多须多磨。外国学术著作翻译、出版工作做得最有,成效的是在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五年的近十年时间里,再就是一九七六年以后至今的这五个年头里。解放初期的头几年,百废待兴,一时自然顾不上来做这件事。毛泽东同志早就预示过,随着经济建设高潮的到来,就必然会继之以文化建设高潮的到来。到了五十年代中期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前后,整理和翻译中外文化遗产的工作就被推上了日程。党和政府领导思想文化工作的部门不断布置这方面的规划工作,有关领导指示说:整理我国古籍和翻译外国学术名著这件工作,就类似建造房屋中的打基础和架梁柱的工作。使我们有了这些中外典籍以后,就能构成各门学科的一个比较完整的骨架和脉络,我们社会主义文化学术事业就能建立在一个坚实的基础上。国务院专门成立了“古籍整理规划小组”,有关领导部门并酝酿成立“外国学术著作翻译规划小组”。出版界许多领导人和有经验的老编辑,夜以继日地着手拟订规划,的确说得上闻风而动,绝无懈怠。在学术界的大力支持下,两份规划就都拟定出来,而且一面在拟制规划,一面出版社就从中选出若干选题,着手组稿,准备出书。外国学术著作的组译、出版工作,当时主要由三联书店和上海人民出版社等几家出版单位承担。三联书店负责人在确定了选题规划之后,立即携带选题,奔走于京津、华东、中南各地组稿,学术界人士给予了热情的支持,积极认译,许多老专家、学者马上就动起手来,有些译本在一九五六年就出了书。现在收入《丛书》的《狄德罗哲学选集》、拉·梅特里的《人是机器》、黑格尔的《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和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等书,就是在规划指导下第一批问世的世界学术名著译本。
  当时的政策思想是十分明确的。我们坚信马克思主义具有战无不胜的真理性。我们对出版马克思主义以前的古典著作和当代资产阶级的学术著作,并不惧怕它会扰乱人们的思想。在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不久,列宁就强调“要把十八世纪末叶战斗的无神论文献翻译出来,广泛地传播到人民中去”,当时有一些“冒充博学”的人加以反对,指责说这样做就要背离马克思主义。列宁批驳说:“马克思和恩格斯所有比较重要的著作我们都有译本。担心在我国人们不会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修正意见来补充旧无神论和旧唯物主义,那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如果以为,被整个现代社会置于愚昧无知和囿于偏见这种境地的千百万人民群众(特别是农民和手工业者)只有通过纯粹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这条直路,才能摆脱愚昧状态,那就是最大的而且最坏的错误。”我们的政策和规划正是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些指导思想制定的。上述第一批出版的名著译本中,狄德罗和拉·梅特里的著作,正是列宁所指列的这些老无神论文献,这类书列入规划,自是名正言顺;就是象凯恩斯这样一个当代的资产阶级学者,我们并不简单地视之为“垄断资产阶级的辩护士”而置之不顾,对他的在当代资本主义世界拥有广泛影响的学术著作,也要去涉猎、研究。规划中就是这样明白无误地列了当代某些著作的。现在这套《丛书》也相沿地列了一些,除凯恩斯外,还有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和罗素的《西方哲学史》等书。当然,对于这类非马克思主义乃至反马克思主义的书,要附以批判性的序跋,对读者作出说明。列宁对翻译、出版老无神论文献,说过要附以序跋的意见,在我们的规划中,对出书要求也有这个规定。《丛书》(第一辑)所收的五十种书,书前或书后大都有序或跋,付阙的有少量几本。有序、跋的,水平参差不齐,既有批判不够的,也有不免批过了头的。读者翻开这套书,会发现这是《丛书》的一大缺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2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