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头深处是故乡


□ 莫景春(毛南族)

◎ 莫景春 (毛南族)

再硬的石头也硬不过一个民族的灵魂。

这是坐落在一个深深山谷里的毛南山寨,三面是高耸入云的石山,只留出一条狭长的谷道,弯弯曲曲地盘旋在山间,艰难地伸向山外,像是给山里补给的脐带。那幽幽的山道铺着大大小小凹凸不平的石块,过往的脚步把这些坚硬的石头磨得光滑清亮。

徜徉在毛南村落里,再浮躁的心也会沉下来。几只悠闲的母鸡拖着一群吱吱喳喳的小鸡在四处觅食,栏里的黄牛不时伸出半个头,朝着行人友好地“哞哞”几声,也许是把他们当作喂食的人了。一种古朴幽静缠绕在你的四周,仿佛你穿梭在倒流的时光里。

我们的家就安安静静地卧在山脚下,四周也零零落落地散着些低矮的瓦房。爷爷常常站在门前不停地抚摸着那尊棱角分明的石头,搭上一两袋细细的烟丝,“吧嗒吧嗒”使劲地抽着,浑浊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前方。那吐出的圈圈烟雾,像是把他的思路牵得远远的。黄昏时分,如血的残阳把他微驼的背影衬得更加苍老。细细看来,远远近近的屋前,都稀稀拉拉地站着些老人。他们久久地凝望着前面并不开阔的田野。

这里的石头是强悍的。在这片狭长的田野,还散落着硕大的石块。听爷爷说,先前这里是乱石林立,杂草丛生,虫蛇出没。毛南族的祖祖辈辈已经走遍了千山万弄,在莽莽群山之中,这算是比较平坦宽阔的地块了。他们别无选择,放下家什,搭起草屋,扛起铁锹,“叮叮当当”地干了起来。

家乡人管这样的事情叫做赶石头。喀斯特地貌的石头特别坚硬,一坨连着一坨。当时没有炸药,只能一块一块地敲碎,搬到山脚下,不让这些石头占据着这点土地。石头搬走了,露出一点点黄土,之后小心翼翼地堆积起来,再从山外挖来些泥土,填填整整,终于弄出一块块正方有形的田地。又从山脚引来汩汩泉水,日子一长,这里竟成了绿油油的稻田,子子孙孙,生生不息。

石头也很顽固,稳稳地扎在田地里。先辈们双手磨出了血,有人在搬运石头时被砸伤了,压断了腿和脚。听说,村头那块巨大的石头,就是被先辈们从那边的山脚推过来的。快推到村头的时候,它突然往回滚了两下,把几个青壮的年轻人压在了下面。至今,每每狂风暴雨,那块大石头总发出呜呜的声音,就是那几个不屈的灵魂在呐喊。这片天地就是毛南人用血汗浇出来的。

这是流传于每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嘴里的故事,并且一代一代地传了下去。每个生活在这偏僻山谷里的人都知道,万分珍惜口口从石头下夺出来的粮食,也知道他们跟石头的微妙关系。

爷爷是地地道道的毛南汉子,六十多岁了,还那么干练,动作总是风风火火,干脆利落。百来斤的担子一撂到肩上,脚便呼呼跑起来。年轻的时候,憋不住那股蛮劲,冲出这山沟沟到外面闯,结果闯到了军队里,弄枪弄炮,打打杀杀。后来,实实在在地跟日本侵略者干了几仗,实在是过瘾。爷爷经常跟我们唠叨这些令他骄傲的往事。

那是日本某个小分队窜入桂西北,爷爷所在的部队得到消息,急忙折回包抄,将敌人围在一个小山头上。几十个敌人狗急跳墙,嗷嗷乱叫,拼着命往下冲。敌人的枪法很准,双方伤亡很大,但我们人多势众,又熟悉本地地形,在乱石丛林间跟敌人周旋。忽而山上,忽而山下,左一枪右一枪,打得敌人晕头转向。爷爷躲到一块大石头后,当时已经没有子弹,恰好有个敌人慌慌张张地跑过来,爷爷突然跳出,抡起一根长长的木头朝敌人小腿一扫。那敌人应声倒地,爷爷抄起一块又尖又利的石头,朝敌人的脸猛击了几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