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有魂


□ 葛红兵

谷雨后

谷雨过了,四周的水田里已经有了青蛙的叫声。镇东头运河里的水也涨上来了,涨到了芍药居的屋顶上,芦苇一茬一茬地疯长,长到了大宁寺的塔尖上。
龙青渐渐地能起来活动了。先是撑着一只板凳到东头的茶水店前坐上一会儿,过上几天,他又能慢慢地挪到更东头的运河边上,看来来往往运货的船,看那些挑挑子的姑娘媳妇儿忙忙碌碌的身影,听三一观里的尼姑念经,眼前和耳朵里有了些活物,不比整天躺在家里,让人心烦,在外面他心里略微舒坦些。抽几袋水烟,看看河边的风景,人闲心也闲。
有的时候他就这样在运河边上坐一整天。
谷雨以后,水大,雨多,上游的货船比平时少多了。那些挑挑子的姑娘媳妇儿歇着的时候多,做事儿的时候少。歇着的时候,她们便聚在王家杂货店里面聊天、打趣,这个时候天儿还凉着,不过,水里已经可以伸脚了,所以这些姑娘媳妇儿都是一式的春夏打扮,紧身蓝扣短褂,黑的半长裤,小口黑面鞋,白袜子。
那紧身短褂也真是够紧的,一弓腰,后面的屁股便露出了半截,一侧身右边或者左边的肚腹又露出了半截,而这些姑娘媳妇儿端坐着的时候实在是少,做事儿的时候自不在话下,即使是坐在那里歇息,也是四仰八叉的,所以,龙青任何时候都可以从那些悄悄撩起的短褂里看到各式各样的风景。
那些姑娘媳妇儿见有个男人在跟前,也显得特别疯,一会儿那个摸摸这个的奶子,打趣是大水瓢,一会这个摸摸那个的腚子,打趣是油葫芦,反正这些姑娘媳妇儿是荤素都来得的。
最热闹是下雨天歇脚的时候,这地界的雨是细密朦胧的,它细细密密地下着,却是一点儿声音一点儿水意都没有,仿佛是雾气,裹着人,却不觉着它的存在,它是朦胧的、隐约的,姑娘媳妇儿们挑着担子,来回不歇地忙碌着,不知不觉地就被它沾湿了。
待到大家都乏了,到王家杂货铺来歇脚的时候,个个都像是从水里刚刚拔出来的藕,那褂子丝丝入扣地勾着女人们的身子,凸的凸,凹的凹,啥地方都能瞧见,有那已经生过孩子的媳妇儿,更是大胆,干脆脱了小褂,只是留一件小小的亵衣兜着那硕大的乳房,其他地方显山露水的也混不在意。
其中有个叫三白。其实三白也不是她真名,而是大家打趣的绰号。这里比不得扬州城,那里的女人要白就全白,这里的女人生下来就在地上滚,长大了就在堤上爬,日晒雨淋的,哪有不黑的道理?可是,这三白却是例外,不仅手白、脚白、脸也白,所以大家叫她三白。她也不在意那些姑娘媳妇儿“三白三白”地叫她,有时候她也反打趣别人,喊别人一白,二白。但是,龙青叫她,她就不乐意了。
“三白,你果真是白呢?”
“白你个头,看你脸黑得像猪腚,有脸看人家白。”
三白是新寡,人家都是头上戴花的,什么栀子花、夹竹桃、艾叶、柳球、剪绒花的,三白从来不戴。龙青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