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战争中没有“小孩”


□ 石 英

战争中没有“小孩”
石 英

石英著名作家、诗人。一九三六年出生于山东胶东半岛。天津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历任《散文》月刊主编、百花文艺出版社副总编、天津市作协副主席、《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等。现为人民日报出版社编审、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著有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诗集、传记文学、文学评论等著作六十余部,逾千万字。

村庄,突然变得清寂

上午,我历来有一个到村公所(当时正式名称为村政府,一般人仍沿用旧称“村公所”)去看报纸的习惯。那时的报纸通常一来就是好几天的。它们从什么地方送来?报纸上从来不注出版和印刷地址,但估计是莱阳与招远或栖霞交界一带。
天很阴沉。出门就觉得街上气氛清寂,往日在邢家胡同口自动聚会闲聊的人倏然不在了。再往东走,拐过一个弯儿,路南就是村公所所在地。李家这条街实际上是我们村东西主干道大街的中段,约一百五十米长。两边都是体面的门楼或栅板门。因为李家是前清大富户“西远来”的聚居区,在整个村里十分特殊,有村中之村的所有气势。而村公所用的是村中饱学之士李汉亭的临街客屋。李先生是著名的行善之人,又是村小学的教师台柱,加上家道中落,所以尽管也是李家近支,土改“复查”中并未受到触及。这便使他倍加积极地靠拢村政权,村里选中他的后院和客屋作为活动中心,他自然欣然允诺。
我进得汉亭大院,院里同样少了往日的热闹气氛。只是那长方形石板铺的地面显得更加洁净,靠西院墙有花墙围拢的竹林呈现出秋天的萧索气象。大院中堆着一座玉米粒的小山,显然是村民率先缴纳的公粮。当我走进客屋,西半部两个囤子里盛满了谷子和大豆。东半部是由两张大方桌对成的办公区域,此时两位会计正在核算最后的账目。他二位一位姓邢,一位姓马,一位身材细瘦,一位较矮而精干,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颜面都挺白净,细皮嫩肉的。原来他俩都曾长期在天津商行做事,是财会上的行家里手,论街坊辈我都叫他们“大哥”。
他们一见我来了,与平时一样友善:“来看报纸吧?真巧,刚刚才送来的。人家邮递员说是最后一次了,还说报社已经转移了。”我听后更觉这几份报纸太珍贵,就连平时看了多少遍的《大众报》报头也倍觉亲切:“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九月……”这是我终生铭记的非常的日子。然而使我不满足的是,报上的战争讯息,远处的多,直接关乎我身边形势的几乎没有。只记得有:中原野战军在大别山区固始、潢川、商城一带与蒋、白(崇禧)匪军展开激战,连拔敌多处据点;华东我军转向外线作战,一举攻克鲁南费县……而唯独没有胶东我军动态的报道。为此,我心里颇感郁闷。
这时,我注意到邢、马二位会计大哥正在整理账目,郑重地锁进墙角的一个铁皮箱里。其中的一位手拈钥匙,带笑说:“这东西还是要好好收藏,谁知以后咋样呢。”另一位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说不定还要办移交呢。”这话乍听起来很有点变天的意味,但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两位都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共产党和乡亲们的事;他们基本上应属于比较中间、比较正派的解放区的“专业技术”人员。不过,当时他们的这几句话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事后我只能理解为不甚郑重的调侃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