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过境迁乡音未改—上海乡土音乐文化侧记


  许丁晨 施忠/撰文

  上海,见证着近现代中国社会的变迁,大上海的繁华与时尚,让世人对她流连忘返,“海派文化”已经成为了极具特色的中国文化之一。在城市快速发展的时代,我们接纳了无数来自于国内外的优秀文化,并且让它们融于神奇的“魔都”文化中。

  时间,总是那么让人容易忘记过去,也会让人对未来充满幻想。不过,未来总是建立在历史的基础之上,是历史的沉淀和发展才让未来变得如此让人翘首企盼。可曾记得,弄堂中的吆喝调和叫卖声伴随着我们度过了一个个平凡的日子,田间的山歌让我们的祖先忘却了劳作的疲乏,响彻黄浦江两岸的号子激励着无数来沪打工的人们忘我地搬运……人口的迁徒、城市的发展,让这些耳熟能详的旋律逐渐蒙上了历史灰尘,拂去那些尘埃,我们能发现,这些根植于上海乡土的音乐文化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认识他们的人群正在减少罢了。

  青浦,在崧泽文明遗址上出土过距今约六千余年前的人类头盖骨化石,被誉为“上海第—人”。悠久的历史,璀璨的稻作文明,让这里成为了田山歌的故乡。根据史料的记载,清末民初,青浦、金山、松江、奉贤等地的村落中,几乎都有田山歌的演唱班。

  青浦地区的稻作区,让田山歌的生存环境更为优越。田山歌国家级传承人张永联老人说,在当年田间劳动时,山歌一起,大家就你追我赶,除了要接上山歌外,更要鼓足干劲,手上的活也不能落于人后。而休息的时候,唱着山歌,既能解乏,又能向喜欢但又不便直接表白的姑娘表达爱慕之情。这也就让田山歌的歌词充满了当地的劳动与生活常识,又有了传情达意之用。

  田山歌的体裁大致可以分为“大山歌”和“小山歌”两种。“大山歌”如现在常见的“一领众和”的形式;“小山歌”则以独唱和对唱为主。我们有幸在青浦练塘镇聆听了张永联老人亲口演唱的“大山歌”《五姑娘》,悠扬婉转又拗口的曲调、丰富而即兴的装饰音让人为之一震。和者的演唱更为奇特,现代的合唱强调音准,尤其是和声中各个声部的音准,而田山歌的“和”的部分恰恰与此有悖,但更具韵味。限于每个歌者不同的嗓音条件所能达到的音高不可能完全致,就产生了犹如产生微分音效果的“和声”,这些“飘忽不定”又即兴跟上的音调,在与领歌者的声调中交相辉映,形成了独特的听觉震撼。如果说,西方的合唱给人以规整、有目的的和声进行之感,那上海的田山歌则是充满了自由、随性和机敏。虽然在记谱上可能对专业的音乐研究者会产生相当的困难,但这不正就是我们寻遍千万里,却近在咫尺的“原生态”吗?

  当我们在电视和网络上为来自各地的“原生态”歌手加油鼓劲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在身边去寻找那些和我们有着共同文化背景,并且属于上海本土的“原生态”。对于上海人而言,其实并不难,简单的回眸一顾,便可寻得。

  同样,曾经商贾云集的“十六铺码头”,拥有百五十余年的历史,在时代的变迁中如今已经成为了外滩一个著名的景点。对于上海人而言,一个“十六铺”代表了他们心中对“上海港”所有的记忆和骄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上海艺术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