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走就走


□ 田 平

  一
  
  最先想起黄伯的还是南门菜市场卖肉的崔叔。从开秤到一架子肉都空了,黄伯还没有来取猪心肺。加上昨天的几笼,一堆堆在那里,上面布满了横七竖八的血丝,绿不绿粉不粉的,一看就倒胃口。
  崔叔一边收拾家伙一边朝街口张望。
  背时老疙篼,欠老子钱不敢来了?!
  这是小城最热闹的地方。每天清早,扒开川流不息的人堆,一定会有个肩胛骨凸起老高、推着旧式载重自行车的身影,那就是黄伯。来来回回转几趟,车两旁那些筐筐袋袋就塞满了。最后,他才会一声不吭地来到老崔的肉铺前,递上钱,接过几笼猪心肺,扔进后座草筐里那几只光秃秃的鸡子堆里。
  忙哦!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崔叔道别,黄伯一脚踢开车架。
  崔叔似乎多半都没有答理。偶尔抬起头,老人家已转过身,双手撑起自行车龙头,肩胛骨将薄薄的衬衫凸得更高了,像是背上长了一对角……
  不久,一个不幸的消息风似地迅速扫过菜市场。
  那个不幸的消息是关于黄伯的不幸。
  
  二
  
  电话正好是我接的。对方没头没脑地嚷开了:……快来看看喽!又是吼又是喊……
  懵了好一会儿,脑子里才跳出几个关键词:米林山动物园、铁门紧闭、动物吼叫……
  不到十分钟,我们赶到城南米林山动物园脚下,一道铁门拦住了上山的石梯。
  阴阴沉沉的动物狂叫声从头顶上浓密的香樟林间窜下来,一阵紧似一阵,很不耐烦。
  没精打采的彭副所长嘟囔了一句什么。他右手捏着一支残烟,对铁门而立,足足闷了两分钟。
  莫不是饿了?!
  走!
  没等我反应过来,彭副所长已扔掉烟头,猴儿样跃上铁门。两百多步台阶一溜而上!
  等我们气喘吁吁跑到山项,吼叫声掀起了高潮,其间还夹杂着爪子噗哧噗哧的刨地声、铁笼撞击声以及其他形容不清的稀里哗啦的声音,好不热闹!
  天近黄昏,树阴下光线不好,抬起头,几道幽蓝蓝的光扫射过来,骇我一跳。仔细瞧才看清那几排圈舍中的动物们正凶巴巴地瞪着我们!我下意识地揪住彭副所长的衣襟,刚松一口气,旁边的铁笼子突然哗哗啦啦摇晃起来,天老爷爷!是那只身躯庞大的母狮,从血盆大口里窜出一阵沉闷的怒吼,厚重得恨不得将你的耳膜穿透,痛死你!
  我吓得倒退几步。
  彭副所长已经在打手机:
  ……快送些吃的过来!荤素都要!……动物,不是人!
  猴仗狮势,小子们趁机发飙,在笼子里跳来跳去,示威似地发出刺耳的尖叫……
  推测没错,眼前这些家伙们都饿疯了!
  人呢?!彭副所长自言自语,他妈的死老疙蔸蔸!一大家子都指望起,死老疙蔸蔸——!
  山边圈舍尽头有一间色彩鲜艳的小屋,在绿意浓浓的香樟丛中显得格外有活力!那便是黄伯的睡处,一间不方不正的老木屋,全靠着从街上捡来的红红绿绿的广告布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着。地上铺着红砖,多半也是被人丢弃的,每一块砖上都布满了烧制时留下的细细密密的气眼儿,偏偏又是那种深暗的铁锈红,油画般古朴而又富贵。而这屋里又怎么会和富贵沾得上边呢?除了一架老木床再就是一张老木桌,色泽深暗的床上,被子、衣物倒叠得整整齐齐,一丝不乱;桌上也没有一点杂东西,两只大碗和一个缺损的大搪瓷杯干干净净倒扣在那儿……一切表明,主人家离开时非常从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