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修辞视角下的“作家”与“读者”


□ 胡 敏

  摘 要:作家决定论和读者反应论都是在文体学历史上曾经风靡一时,却又保守争议的理论思想。本文在肯定这两种思想积极意义的同时,从新修辞学的角度出发,分析了作家与读者在文体风格的走向上的重要作用,得出作家与读者均无法独自决定文体风格,而是共同作用的结论。
  关键词:作家 读者 新修辞学 文体
  
  18世纪的浪漫主义运动促使了文体学领域中作家决定论的提出,随后即出现了与之对立的读者反应论。前者极力宣扬作家在文体风格上的决定性作用,后者则认为文体风格存在于读者的理解和鉴赏之中。可以说,这两种思想分别肯定了作家与读者的重要作用,却也走向了两个极端。从新修辞学的角度来看,作家与读者在文本风格的产生上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
  
  一、作家决定论与读者反应论
  作家决定论最显著的特征是对个人风格的标榜。其代表人物之一是法国博物学家布封。布封认为文体是由作家决定的,文体风格是演说家或作家的思想反映,即:“风格就是人本身”。
  “风格就是人本身”实际上阐明的是作品风格与创作主体——作家之间的关系,这是布封风格论的核心。在他看来,文体风格就是作家对自己思想所做的顺序和移动安排。布封之意,指出了风格即作家思想感情的表现形式,是作家本人诸多主观因素在作品中的印记和标志。正如兰恩·库柏所说:“个人风格是当我们从作家身上剥去所有那些不属于他本人的东西,所有那些为他和别人所共有的东西之后所获得的剩余内核。”
  读者反应论与作家决定论观点截然相反,它认为文体存在于读者的理解和鉴赏之中。该思想的其代表人物之一是美国学者斯坦利·费什。
  费什认为,“所有的诗(小说和剧本)在某种意义上,是关于读者的,因而读者的经验,而不是‘语篇’本身,是分析的主要对象。”文本的意义与词语没有直接的联系,语段提供的信息只是意义的一部分。真正的意义是读者对这个语段的经验体会。在阅读过程中,读者调动自身有限的知识不断地进行解读。当积累到了新的信息或知识,读者就修改甚至推翻先前,作出新的解读。对于先前解读的修改,在费什看来,是文本意义固有的一部分。
  
  二、新修辞视角下的作家与读者
  1.作家影响文体。作为继亚里士多德以来最著名的修辞学家,Kenneth Burke是新修辞学的领军人物。他提出了许多影响深远的理论,其中之一就是他著名的戏剧主义修辞批评理论。戏剧主义修辞批评“是把语言或象征行动看作戏剧并对其进行评论的一种方法”。戏剧主义语言哲学观认为语言具有修辞性。这是因为语言具有劝说功能,并且体现着人类的价值取向。语言的发展过程是人类精神文明长期累积沉淀的过程,浸透着人类的主观意志。而语言由词汇组成,对词汇的选择方式直接反映了作家的情感色彩,体现了作家的个人价值观。例如:不同背景作家会在创作文本时倾向选择不同的术语规范。术语规范是指,人们在某种语域中会使用对应该语域的术语或词汇,这些术语或词汇组成一种规范,将人们的注意力领向一个领域而不是另外一个领域。显然,对不同术语规范的选择势必会产生不同风格的文本。因此,从新修辞学看来,作家的个人特征的确影响着文体风格的走向。
  2.读者影响文体。新修辞学的关键词是“同一”。
  Burke认为,在劝说一个人时,只有在你用他的语言说话、使用同样的手势、具有相同的思想或观点,你才能劝服他。同一的必要性意味着隔阂的存在性,也意味着读者或受众间差异性的不可忽视性。在新修辞学看来,任何一种语言结构都是一种同一方式。因此,修辞者选择、组织、布局其文本的方式,也是他满足受众所需、达到双方同一的途径之一。以“饮可口可乐,万事如意(Things go better with Coca-cola)”为例,“万事如意”是一个表达祝福的成语。可口可乐中国区的广告针对中国消费者的文化背景,选择了这个人人喜爱的词语,与中国消费者达成同一,成功推销了自己。如刘亚猛所说,读者或受众的本质特征,是他们拥有可以满足修辞者的愿望和需要以及使这一愿望和需要落空的权利。他们对某一事件的意见、观点和态度等是修辞者十分在乎并力图影响的。因此,读者作为作家征服的对象,必然是文体风格走向上的重要影响因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