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


□ 陈宜新

  “大——”

  小小一梦惊醒,一骨碌爬起来。小小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惊惊咋咋的,大喊大叫着说:“奶奶,小小梦见大了!”小小有点害眼。

  没人吱声。卧在床下的狼狗贝贝,弓起腰来,“呜呜”地低吟了几声,扭脸,前爪在床沿上搭了一下,继而“嗖”一下窜了出去,在院子里“汪汪”大叫了一阵,就没声了。

  小小想起来了,奶奶去走亲戚好几天了,还没回来呢。臭奶奶昨还不回,小小想了。

  小小接着又扯着嗓子眼,喊:“爷爷,小小梦见大了!大说,今天要来看小小……”

  仍旧没人应声。爷爷呢?爷爷不是在吗?爷爷咋不理小小了?小小有些急慌地抓起爷爷刚给她买的那条碎花裙子,穿着;穿反了,不得劲,脱下来,重新穿;穿了足足三四分钟,也没把裙子穿周正。小小穿好裙子,又摸了把头上的两个苗子。这是奶奶走时给小小扎的。用红头绳扎的,紧紧的,钻天翘翘着。小小对着镜子看了,好看极了。几天了,爷爷要给小小拆开,给小小洗头,小小不让;汗水就把两个苗子浸得酸臭酸臭,红头绳也没了颜色。

  小小爬下床,走到门口,扒着门框,东看看,西瞅瞅,跺着小脚,扯着嗓子喊爷爷,又喊奶奶。

  院子里的麻雀、戴胜,老枣树上啄得枣树“梆梆”直响的啄木鸟,都惊飞了;卧在大门过道纳凉的几只笨鸡,惊得“咯咯”直叫,仍旧没有人答应。

  一切又都静悄悄的了,连丝风声也没有,小小噘了嘴。

  “臭爷爷,死爷爷,又把小小扔家不管了。”

  小小丧气地走到大门口.咣当了一下大门,大门紧锁着。

  “臭爷爷,死爷爷,咋把门锁了呢。大来看小小,咋进门啊。”小小扒着大门缝,往外看,往大街上看。看从大门口路过的每一个行人。小小看不清行人的脸,小小就看他们的衣服。小小期盼着看到一个穿军装的过来.眼都看酸了也没看到。小小生气不看了。来到院子里.一屁股蹲在老枣树的荫凉下,看天。蓝蓝的天上,过云彩了,一朵一朵的,美极了。小小就看这些白白的云。这朵像只大绵羊,那朵像只老公鸡.还有这朵像、像什么来着?

  小小看着看着,眼睛一会儿就受不了了。疼。生疼。小小揉搓了几下,期盼着听到爷爷开锁的声音。

  爷爷开锁的声音,最好听最好听了。“咯嘣”一下,就像小小咬了一口又脆又甜的大甜瓜,紧接着大门“咣当”一下就开了。不是爷爷回来了,就是奶奶回来了。小小最期盼的是爷爷奶奶一块回来。爷爷一手抓着一个香瓜.奶奶抱着一大抱奶糖。

  小小好久没吃到奶糖了。这次奶奶去走亲戚,和小小说了,说小小好好在家玩,听爷爷的话,回来给小小买一大抱、一大抱奶糖。小小把这一大抱、一大抱奶糖,压在枕头下面,想吃时,摸出来一块,剥开花花绿绿的糖纸,填在嘴里,可甜了!小小这样想着,口水、汗水就啦啦地淌着了。小小顾不得擦一下,心里美美的,小嘴角上就不停地滴答着笑。然而,小小都快急躁死了,大门也没有“咣当”声,一丝风也没有进来。太阳却越来越毒了,烤得小小身上火辣辣的疼。一块眼屎紧粘着小小的眼角,眼睛很不得劲,小小努力地揉了几下,也没有揉下那块眼屎来。小小就想哭,号啕大哭的欲望就上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