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地湾的陶片(组诗)


□ 牛庆国

岔口

这是杏儿岔的傍晚

阳光回到了山顶

人们从山坡上下来

走在岔口的两头毛驴

其中的一头打了一个喷嚏

像一个人在烫土里跺了一脚

又跺了一脚

后来毛驴干脆跑了起来

把跟在毛驴后面的那人

丢在腾起的烫土里

像毛驴的背影

他挂在胳膊上的小水桶

仿佛在哐哐地咳嗽着

而他手里的鞭子

更像一条毛驴的尾巴

如果这时那人也跑起来

他和一头毛驴的距离

就会越来越近

有时候我分不清楚

哪个是毛驴哪个是人

对面的山

大地的一只胃啊

它只用一堆黄土

就消化了一个人的表情

和他所有的心事

包括疼痛

还有幸福

山把它消化了的东西

又从大地上长了出来

因此山就一会儿高了

一会儿又低了

也有消化不了的

就一直在山里装着

那些硬硬的东西最疼

但大地从来不说什么

就像这些年我什么也不说一样

被风吹着

风吹着庙上的那些旗子

吹着吹着旗子就没了

没旗可挂的旗杆

就挂些云

或者风

像谁在天上画着速写

风把一个村子越吹越低

比一个村子更低的

是祖宗的几根白骨头

插在土里

像被人忘在那里的

几件农具

比如锄头

或者一把老犁

风把一个人吹过山梁

村子就多了一道皱纹

当风折过身想把他吹回故乡时

他感到自己的身上

四处透风

一个人哭了

一个人在地边上坐着

忽然哭了

我看见一颗眼泪

流到了他的鼻尖上

又大又亮

他如果忽然仰起脸来

那泪是不是就会流回去

一直流回心里呢

但他一直低著头

他不想让天看见他在流泪

他要把眼泪流进土里

于是眼泪就猛地跳了下去

像一个烈士

或许泪该喊上一句什么

但没有

泪怕把人吓着

我看见那人咬了咬嘴唇

没有出声

土地也没有出声

大地湾的陶片

天空的鞭影秋风里的渭河

我在大地湾走着

身后跟着众神的队伍

打开心灵的地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飞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飞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