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禅武当


我上过几次武当,如果用最简洁的词概括我的印象,便只有两个字:禅意。
  这并不是说武当好雾,即使偶得晴日,它也会无缘无故让人不可理解地飘来一团团洁白的云絮,棉花糖一般栖在山峦之间,遮住你远去的望眼;也不是单说武当山的风景,次第而开,一幕一幕仿佛翻看不到尽头;总之你一入山中,便自然不自然地产生一种禅意。这禅意只可意会,不好言传。仔细问自己究竟,又会涌出虚幻、洒脱、高妙、出尘不俗这些词汇,让人横生一种“此景只配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的叹息。记不得是那位诗人说过,“好景都让名寺占”,不假。沿着自己的心路再进行深究,终于发现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感受,根本的还在于武当山的精神和它浓郁的人文气息呢。
  武当山的精神,便是道。它的浓郁的人文气息,便是它的道学和道学家们的行为和传说。中国的哲学,归根的分类,无外乎儒、道两脉。中国的历史,无不烙印着儒、道的痕迹。儒者,积极入世也,进取也,仁、义、礼、智、信也,中庸也;道者,无为也,无为而为也,随化也,遁世也,和谐也。儒家们积极入世,改选自然改造社会,以期实现人的自身价值,好。但是,于国积极发展,要做强国,于人,积极进取,要做强者,在通向强国强者的道路上,就要践踏多少弱者?所以天下少不了争斗,人间也就难得有长久的平静。凡争斗斗得乏力,便又觉得太无聊,不如息事宁人好。还是那道家,逍遥自在,遇事随化,合于规律,融于和谐,用此精神来教化百姓,倒也能生出一些安宁。可过于蔑视人的主观能动性,水成灾而不防,山欲坠而不扶,面前有座金山也无动于衷,可行么?可能么?所以,天下事人生事,总是进呀退呀,不及呀过犹不及呀地交织在一起,形成螺旋式运动轨迹,让人去看,就像从雾里看花,看不真的。
  武当山号称天下第一道山。虽然是“号称”,肯定有渊源。大明时期,它的道场果然是天下之最;只用今人的眼光看问题,有时候会找不到事物存在的起源。永乐皇帝抢来了明朝皇位,又风闻建文帝遁入武当做道人,便大兴土木,一则乘机探个究竟,二则用道来化服世人,于是征用军民工匠三十余万,消耗江南七年钱粮,从宏大排场的净乐宫到巍峨嶙峋的武当山,八十里上山路,三里一小庙,五里一大庙,山上又建成八宫、二观、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岩庙,并将武当的名份位列五岳之上,尊为“玄岳”。看看太子坡,气遏行云的紫霄宫,还有已经看不到的淹没在丹江水库深处的,以老均州为始点的上山官道和皇帝的行宫,便知道它的“号称”并非虚诞。连做上了皇帝的人还仿佛想弃龙袍到这里修身养性,可见这“道”的魅力有多大!果然,我们上得山来,未到南岩,更不待说到金顶,看人,便觉得人是仙人道骨;看山,便觉得山是仙山道气。可是作为常人,对道不甚了解,似乎道是一团扑朔迷离的幻影,不像手中拿着的上山拐杖,一看一摸一目了然,于是愈发觉得道更像那高高的五座山峰顶巅的树,似隐似现,看不端的,又像武当剑或是武当内功拳,舞得人眼花缭乱,一眼看不透它的深奥,内心油然生起雾来。“玄”者,高、远、深、虚也。缥缈也。精神的雾加之山中真实存在的雾,那缥缈的感觉便缥缈又缥缈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