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拜谒武夷


□ 任剑锋

  武夷山这世界自然和文化的双遗产,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恩赐,也是前人先贤留下的杰作。在双遗产的武夷山胜境里,我们处于一个绝佳的避风港,不但可以远离尘嚣,也可以远离战争。加入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条款:战争不能轰炸双世遗,这是人类共同的财富。
  有人说武夷山的旅游资源开发力度不够。其实,为了发展经济而过度开发人类遗产也未必好是。
  到了武夷山,不妨入住武夷山庄。大王峰是她坚强的靠山,崇阳溪是她无尽的温柔。我们且不去说她是世界建筑精品,可以看到“北梁南齐”建筑大师大手笔设计的风范:我们也不去谈论这里号称闽北的“国宾馆”。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上百位国家领导人亲手种植的树木正在茁壮成长着,每一棵树的背后都有一个令人心仪的故事。有的伟人已逝,可他栽种的树却坚强地活着,如同他们留下的光辉在影响着后来的人。
  先去拜会朱熹老先生吧!他以理学统治了中国思想界八百多年。我们不去理会他宣扬的那一些糟粕东西,我们应去拜读他那渗透哲思的民族文化精髓。在武夷山溪水叮咚的岩壁处,我见到朱老先生手书的“逝者如斯”四个大字,盛慨万千!大千世界,能够在千年之后,仍传有其伟名的人已经不多,而朱老先生思想独树一帜,又能有几人可与之比拟?
  柳永是武夷人的骄傲。翻开中国文学史,柳永的名字是无法绕过的。历史总是喜欢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虽然是不经意的,却让个人命运耐人寻味。瞻仰完一个严肃冷峻、克己复礼、半圣半仙的礼教偶像,另一个风流倜傥、晓风残月、半狂半傲的“白衣卿相”,进入我的眼底。两位“水火不相容”的人物,让这人间胜境更加扬名人间。踏着东逝的溪流,去追寻这位让后人备受争议的诗人,柳永的足迹,给武夷山水增添了一份落拓不羁的魅力。无论时空如何改变,不可否认,是他拥有“词人之词”的文学成就。
  吃过年饭,我们驱车到闽越古城。巍峨的仿汉博物馆张开斗拱和飞檐,迎接我们的到来。那一片广阔的丘陵,似乎期待着向我们诉说什么。也许我们可以穿越时空的隧道,与《史记》的司马迁对酒论英雄,走进两千年前的西汉闽越王城。踏过石甬道上生长陈年的苔鲜,抚摸厚实高大的外墙,看看繁复精致的雕刻和用心良苦的匾额,走进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的院子,落座院井中,来一泡武夷岩茶,听悠悠历史的旷音,品味这里曾经的辉煌、曾经的荣耀……
  先不要急着回到下榻的武夷山庄,到乡下去吧!真正的旅游是发现之旅。那里的每一个牌坊都有着一个说不尽的背景故事。你可以选择一个人迹稀少的溪畔,躺在遍布的鹅卵石上,静静地远眺武夷雄蜂,思索自己的人生全部。或者,什么也不思索,静静地躺卧一个晌午,恍然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这也许就是旅游的最高境界。武夷山有待开发的景点和原始森林不少,这些不被人注意的处女地,才是我心中真正朝圣的地方。朝圣的路有终点,但朝圣的心却是无止境的。武夷风景在朝圣者的默念中,可进驻心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也许本人学建筑出身使然吧,每去旅游的城市或景点,我都对当地的建筑美学有着特别的敏感和迷恋。面对武夷,我感到特别有意思。你看,大都市刻意地筑造那些高楼大厦,一直梦想着能够成为经典来传世。可最终呢?而武夷山不经意留下的这些人类踪迹,却经久不衰。武夷景致千姿百态、绚丽多彩,那亭、楼、阁、台、轩、山庄、山房,都具有武夷山独特的乡土气息,在其建筑物的格局、格调、体量上,与山水的自然统一协调,这不能不说是武夷人的智慧与匠心独运。一切并不显得突兀,而是形同自然而然。
  伟大的风景在夜晚默默无语。窗外淅淅沥沥下着细雨,我的心灵默默地聆听来自高空的天簌之声,于灯下抚摸着尘封已久的诗卷。在这里读诗,犹如与古代往者一同吟哦,来自唐朝、宋朝的各种感怀,在雨声中诞生,与我的内心呼应,万籁俱寂的夜晚,脱落了白昼的滚滚红尘。睡下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武夷山定居下来,生生世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