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天行者》的人物塑造


□ 王子杰 贾滨

  与刘醒龙作品一以贯之的底层意识相呼应,本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天行者》从历史和现实的维度向人们展现了民办教师转正这一难题。《天行者》由《凤凰琴》、《雪笛》、《天行者》三部作品组成,虽然成书时间不同,第一部《凤凰琴》完成于十几年前,第三部《天行者》完成于2009年,但三部作品有着贯穿始终的线索和人物。作品围绕着民办教师转正的三起三落展现界岭小学几位教师之间的情感纠葛.并从中凸显人性的复杂和深度。

  小说秉承了刘醒龙一贯的写实主义手法.创造了一个独特的社会环境以及生活在其中的众多丰实而鲜活的人物形象.折射出作者作为现代知识分子对民办教师这一底层群体生存困境的强烈人道关怀。不得不说刘醒龙具有很强的人物塑造艺术功力.他以一个作家特有的话语方式,努力介入历史和现实的深处,将作者的“自我”完全融化在作品人物的“自我”里面,让人物自身的行动去与环境撞击.迸发出一系列绚丽夺目的性格火花.从而提高了人物的典型性格的美学价值.加深了形象的时代意义。 一、人物的性格特点分散“化入”情节

  长篇小说生活容量大,人物众多,情节复杂,甚至能概括整个时代的精神风貌.结构上的剪裁布局、角色分清主次轻重,显得格外重要。长篇小说艺术结构的第一个要求便是分清线索脉络。正所谓必先“立主脑”,经过匠心独运,惨淡经营,方能“挥斤运斧”。如果有几条线索需要同时进行的话,其中必有一条主线,若干条副线。主线和副线往往密切关联,相互交错。在《天行者》三部曲中可以很清晰地看出,第一部《凤凰琴》的主角张英才起到了线索人物的作用,在第二部《雪笛》和第三部《天行者》中,线索人物的重担转移到余校长身上——可以说小说的情节是紧随主人公的行动逐步展开的。

  第一部《凤凰琴》,张英才高中毕业未能考上大学,于是只好在舅舅万站长的帮助下.来到全乡最贫穷的界岭小学.当了一名民办教师。面对办学条件极为恶劣,“野狼四处出没,大雪随时封山,校舍危机四伏”的界岭小学.张英才感到十分沮丧。随着张英才行动的推进与视野的变换,故事慢慢展开。第一部《凤凰琴》原本是一部中篇小说.实质上也只着重描写了一个事件。那就是对余校长、邓有米、孙四海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的转正指标事件。张英才一篇描写界岭小学升国旗场面的文章登上省报.上级部门非常重视.破例给了界岭小学一个民办教师转正的指标。四个人,一个指标,应该将这个机会给谁呢?借助于张英才的独特视角.通过这一转正指标事件.将余校长他们这些民办教师的高尚人格和自我牺牲精神充分地表现出来,恐怕才是《凤凰琴》真正的艺术意图所在。余校长的爱人明爱芬曾经也是一位民办教师,当年为了转正,明爱芬因寒冬涉河而瘫痪在床,多年来对转正的极度渴望甚至让她精神上有些失常。在只有一个珍贵名额的情形下.大家一致同意将名额让给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明爱芬终于填完转正表格.完成了毕生夙愿后随即溘然长逝。在第一部的最后,转正指标还是落在了线索人物张英才身上。

  作者似乎只是在轻描淡写的叙述故事.对人物形象并没有刻意浓墨重彩地去描绘。“转正事件”主线突出,其中穿插着年轻气盛的张英才一纸告状信把界岭小学的奖金捅掉、孙四海和王小兰的艰难爱情、村长等基层的“村霸”所克扣教师工资等副矛盾线。但是这些副矛盾线并不充分展开,人物的行动始终围绕着主线。在界岭小学这个有机整体中,不同人物的行动随着主次事件疏密映衬,浓淡相间,细针密线,均衡相对,组织得天衣无缝,非常严密。人物的性格也在情节中慢慢氤氲开来.分散“化入”各个矛盾中,从人物本身的行动、语言以及各种纠葛中不断反复显现出来.逐步加深,从而达到刻画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的艺术效果。在转正事件这一主线事件中,孙四海和邓有米明争暗斗,毫不相让:张英才年轻气盛,貌似不屑一顾,但对转正的渴望还是不时流露;邓有米为转正筹款偷伐红豆杉:余校长最有转正资格.但面对孙邓两人的艰辛内心常矛盾不已……在若干副线中.温厚朴实的人情所散发出来的熠熠光芒,使人物具有更立体的面貌和更坚实的精神支撑。余校长、邓有米和孙四海对转正虽然各怀心思,但在关键时刻,他们总是彼此支持.相互抚慰,最后更是将珍贵无比的转正名额让给瘫痪在床的明爱芬:在物质条件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余校长种红薯,孙四海种茯苓,都自愿地补贴了学校;无论是余校长还是孙四海、邓有米,他们克服万难,甚至与各种权力代表、“村阀”抗争,都无所畏惧,因为他们坚守的信念,就是要用尽.自己所有的心智与情感,改变界岭人的“苕”,能够让界岭走出自己的大学生.“为实现界岭村高考零的突破打下坚实的基础”。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职责和使命,始终以高度自觉的人生信念,默默无闻地行使着这天地间的启蒙伟业。这些都是作者在《天行者》第一部《凤凰琴》中还原出的乡间生命的真实风貌。人物性格的复杂性、丰富性和多样性,甚至能“以反求正”,“以正求反”,张英才、余校长、邓有米、孙四海都不是苍白畏缩的扁平人物.而是圆形的多面立体,性格富有弹性、质感和视觉上的色彩感。性格的多侧面的横向拉开与多层次的纵向剖析的有机结合,构成典型人物的浮雕美。

分享:
 
更多关于“论《天行者》的人物塑造”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