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鹰蛇之战——侦捕邪教“被立王”纪实


□ 艾 群 吴小龙

  一 奇异经历
  
  1994年底,正是刮着漫天的白毛风,冰天雪地,冻得“鬼龇牙”的季节。向晚时分,市公安局门口进来一个老汉,他嘱咐跟随而来的两个闺女在门外等候,自己佝偻着身躯,敲响了值班室的房门。
  接待李老汉的是斐英志副科长。裴科长打量一下眼前这老汉,断定他是市郊的农村人。从脸上看,没有突发大案的报案人那种十万火急迫不及待的表情,那一张黑黄混杂的脸上反倒流露着吞吞吐吐首鼠两端的神态。裴科长接报案多了,知道这不是审问,用不着教育启发,只管默默等着,老汉迟早要开言。
  
  李老汉自称来自石汉镇。他说话逻辑混乱,语焉不详,听了老半天,裴科长才大体听出这样一些意思:他的两个闺女被什么人诓到关里给“弄”了。裴科长知道这个“弄”字就是奸淫的委婉说法。作为一名公安民警对于这样的报案并不感到惊奇,干这行的,杀、抢、奸、盗司空见惯,所以裴科长依旧例行公事地听着记着。可是李老汉却意犹未尽地叙说着。他的语音分不出轻重,他的语调分不出缓急,要是换个人,听着听着就能睡着了。裴科长认为自己应忠于职守,强打着精神听下去。
  然而在李老汉含糊不清的话词中,偶尔跳出一两个奇怪的词汇,什么“蒙召”、《圣经》,什么“珍珠主”、“被立王”……起初裴科长不很在意,听着听着听多了,觉着蹊跷,再一琢磨,心里一激灵:这老汉说的,别是什么非法结社活动或者反动会道门吧?非法结社活动和反动会道门都不属于正当的宗教活动,都是披着信仰外衣行违法犯罪之实的反动、非法组织。如果老汉说的是这两者之一,这事可就非同小可了。于是几番询问,裴科长让老汉把等在门外的两个闺女叫进屋来。
  两个闺女低眉顺目,屏声敛气,神态里隐现着惊恐与怨怼。她们一先一后地诉说,引出一段离奇的经历。
  二闺女小B说,这一切都是从小学六年级开始的。
  那年,父母离了婚,法院把小B判给父亲,把姐姐小A判给母亲。父亲离婚后娶了一个比小B大不了几岁的继母,小B搬到母亲那里,与母亲和姐姐生活在一起。
  母亲自从离婚后心情一直不好,整天郁郁寡欢,又要抚养两个女儿,沉重的精神负担和生活压力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
  一天,邻居大妈来串门,说到母亲的病情。
  “也不知咋的,整天昏昏沉沉,浑身无力。”母亲有气无力地叹道。
  “去医院检查过吗?”
  “去过,说是啥毛病也没有。”
  “他婶啊,原来我也有过那么一阵子,身子不好,干啥都不顺,后来,我就信了基督,到教堂做做礼拜,咳,一切都变得好起来了。我劝你闲着没事去教堂坐坐,保不齐你的身子就好起来了。”
  后来,母亲就真的信了基督教,还到教堂受了洗。
  几年后,小B和姐姐小A都初中毕业了,在家闲着没事,母亲就要姐妹俩陪她上教堂做礼拜,久而久之,在母亲的劝说下,小B和姐姐小A都在教堂受了洗,成了基督教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啄木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啄木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