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作快乐(创作谈)


□ 万 方


有时我会回想,自己是怎么学会写作的,想想觉得很有趣,好像是个谜,自己也被蒙在鼓里。
从小到大我一直在看书,文学方面的更多一些,阅读肯定是我学习写作的一个重要手段。几十年的书看下来渐渐看出一些门道,这个门道说起来也简单,不是别的,就是看人家哪些地方写得动人,又是怎么写的。看契诃夫的短篇,劳伦斯的长篇,多少处我都为两位大师那种让你听、让你闻、让你身临其境、不由深呼吸的本领叹服。而读舍吾德·安德森的《小城畸人》,帕·聚斯金德的《香水》,他们用文字传达出那样微妙那般奇幻的意境深深诱惑我,让我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振奋。
我坚信,文学的最高境界就是“准确”二字。写作中往往有这样的情形,你知道你要什么,要创造出什么,一切似乎唾手可得,甚至已经到手……然而不,你心里始终感觉不安,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你还没有找到那最准确的词语……
说起来我还有一个体会,也十分简单,就是把自己觉得不够准确的句子拿掉,没什么可犹豫的。
关于写作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有人问我:哪些东西、什么样的事儿能激发你,让你想写?我很想回答,却苦于没有答案,后来脑子里忽然冒出一词,“复杂”。事实恰恰如此。复杂的,不能用一句两句话说清的事,就会引起我的兴趣,越复杂的状态、越说不清的感觉越吸引我。生活中,我的心时常会一动,想:这可真有意思!我天天都期望有这样的事发生。它们有时是从外界撞进来,有时是从内心冒出来。它们来了,很妙,但是不要着急,把它们放到一边,随它自生自灭。如果它存活的时间够长,让你始终不忘,那时也许就可以写了。我一直愿意跟随着自己的感觉,感觉看似是摸不着看不见的,但它却最可信赖,因为你的生命都融在其中。它会带着你找到你要写的东西。
写作的对象是人,作家永远在观察人,在琢磨人,我越来越相信每一个人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有理由的。我不愿意评判,生活几乎无法评判,写作应该是去发现隐藏在生活表象之下的所有那些理由。事实上对人了解得越深,就会越宽容。经常,写作时,写着写着笔下的人物不再按照脑子里原先的设定走下去……
一位评论家曾说:小说叙述,归纳起来其实不外乎两大类,即陈述与讲述。所谓陈述,就是尽量让小说中的场面和人物自己站出来,他认为讲述的形式大约更便于满足人类自我表示的愿望。他把我分到陈述一类,我觉得很中肯。我这人确实缺乏自我表述的愿望,头脑中的所思所想愿意通过作品里的人和故事来表达,用自己的嘴说会觉得别扭。为什么?我不知道。偶尔想会不会是因为很长时间以来,除了小说创作我也写影视作品?影视作品是容不得作者像写小说那样自我抒发的。仔细再想也不尽然,大约还是性格所致,就顺其自然好了。
说到写电视剧和电影剧本,我觉得不无补益。在不同的艺术形式之间跳来跳去,人并没有糊涂,反而越来越明白了似的。有点像练功,十八般武艺用的是不同的兵器,你一点点弄清了它们不同的性能、使用方法和路数,内心始终把握着一种界限,把自己的手脚练得更利索些,脑子也更清楚。回想起来,我就这样一点点地学会了写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