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方主义”误读下阿拉伯电影的反击


□ 徐明明

  徐明明:女,硕士,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现任教于北京体育大学体育传媒系。
  
  提要:
  东方主义仿佛是一直弥漫在西方世界上空的一个幽灵,本文将以萨伊德所定义的“东方主义”为理论依据,通过对美国电影中阿拉伯人形象发展演变的解构,试图寻找出9·11之后,在西方世界文化与阿拉伯文化剧烈碰撞下,“东方主义”所呈现出的新面孔。同时,剖析以《天堂此时》为代表的阿拉伯电影,探讨西方电影中对于阿拉伯文化的误读以及阿拉伯世界如何以“东方主义”来拓展自身话语的权力。
  对于阿拉伯人的形象,美国电影从来都不陌生。在最大化的娱乐和商业前提下,好莱坞电影无疑承担着实现以美国为中心的西方文化价值观向世界传播的重任。在这些关于阿拉伯人形象的影像中,好莱坞电影向全世界展现了西方人对于异域民族和文化的想象、重塑与再现。这种文化的生产过程,无疑印证了西方中心主义的优越论和话语权力,即对阿拉伯世界的文化优越感,以及充满各种目的的臆想、扭曲甚至丑化,体现着东方/西方、文明/野蛮、中心/边缘等传统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
  阿拉伯学者爱德华·沃第尔·萨伊德早在1978年的学术著作《东方主义》中就指出了西方学者、作家对于东方的想象和殖民主义心态。萨伊德认为,西方世界在不了解东方的前提下对于东方的情调、元素的武断挪用,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东方形象与事实的误读、歪曲,以及人为的想象构成了“东方主义”。
  也就是说,东方被置于西方文化的权力话语之下,即东方在“东方主义”的话语、权力网络中被“他者化”了,成为被批判、被研究、被描写的对象。这种话语的基本操作模式是—整套的二元对立模式。即在“东方主义”的描述下,东方总是被描述为那些落后原始、荒诞无稽、神秘奇诡的异域形象,而西方则相应地成为理性、进步、科学、文明的象征。
  在西方的电影作品中,遵循“东方主义”而构建起来的话语系统由来已久。萨伊德认为,没有人能发明一种方法使学者与生活环境分开,他作为—个社会成员的活动与其学术活动必定无法分离。因此,从根本上说,人文知识依然是政治性的。也就是说,不能把“东方主义”简单地看成是—种观念或是一种知识结构,更不是一个自然地理意义上的误差。观念、文化、历史若不联系背后的现实权力关系,就不能得到更深刻的理解。这种权力关系并非简单、露骨的政治话语权力,而是透过政治权力、文化权力、道德权力、知识权力等一系列权力关系的复杂交换而形成的。所以,东方与西方从根本上而言实则是一种权力关系,是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东方主义”就是这种权利关系下的产物,它的影响力并非透过暴力手段强加于人,而是透过所谓的积极赞同(consent)而起作用。但由于这种观念的强大,所以有可能剥夺—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观众自由地看待事物的可能性。
  因此,当我们在讨论西方电影中出现的“东方主义”痕迹的时候,就必须与其产生的背景相结合,并遵循“东方主义”的一般规律,对其“新面孔”,加以分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