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岁月之光笼罩


□ 冯 晏


追忆的路上也开鲜花,长杂草
只是躲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
是因为我走出了太远,那里的
草从原始,敏感的神经向天空竖起
连着血脉,犹如羚羊头上的角

只要能往前走,从宽敞的中山路
转进狭窄的吉林街
再穿过民房密集的庭院
外婆曾在这个庭院中,陪伴太阳
一起落山,风吹干泪水后我又
开始追逐月亮,从一个四处奔波于
清晨和夜晚之间,只为养家糊口的人
转变成一个坐在油灯下追忆的人

生活嫁接成新的物种在土里生长
平时的声音落上了霜雪
追忆的路石子平滑,陶瓷的
白色光泽,加一些防滑细纹
我还不曾真正摔倒过

家中保留的像册已装满木箱
那里有多少熟悉的街道风景
它美丽而隐蔽,甚至古朴而超前
餐桌上,有一盏被摔破过的
古老台灯,身上粘着结实的白色乳胶
那凝固的液体里,隐藏着沙石小路
——家族留下来的生活标本

邻居的扬扬在柳树下行走
身穿蓝色长裙,眼中开放着忧郁
脚步轻盈怕扬起的尘土
碰伤她的心。她的裙摆还要飘过
翠绿的蔬菜、新鲜的鱼肉和豆类制品
她在繁忙的家务中,清洗自己的
耐力,用洗菜的汁液和牢固的观念
她决定一生只穿深色长裙,为了
遮挡左腿下方的疤痕

追忆的路有许多是荒地、黑土
碎石嶙峋,有人开垦过它
在文字里长出了如茵的绿草
以及野花般芬芳而诱人的光辉
这条路旁,时常有许多难听的声音
滚动,像古老的马车就要在
艰难的行走中坍塌,也常常看到
受伤的人徘徊在杂乱的
碎玻璃中,他们被刺眼的光
灼伤身体,被软弱的性格俘获

我画画的男友,从追忆中站起来
头上长出能吃的野菜,像一个
爵士乐手在演出之前
他离开家,辞去了工作
站在一张白纸上喝茶,给几个朋友
打电话,电话号码变成冬眠后的昆虫
在他释放出的时间里跳来跳去
到处为他寻找治病的药水
当友人赶来,发现他脚下的土地
像刚下过雨,泥泞但没有灰尘
皮肤也是湿润的,适合于
播种各种农作物的新品种

追忆的路和出访的路连起来
穿过人生,路上有劲风伴随
事先准备好的行走迎着方向
在夜间,我自然要提防周围的
陌生人是否心怀歹意,暴雨过后
排水不畅的路自然会寂寞而死
小心是先天的,从行走开始
我就成了一个心虚的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