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要说出事情的真相


□ 霍君

  我跌进水里的那个动作一定可笑极了。虽然连日来的大雨漫过了狭仄的埝梗,但是,我对它已经非常熟悉,所以,水并不能成为阻止我的理由。我照样从它上边跨过来,跨过去,把渠水那一边的鲜草一筐一筐地背回家。就要跨过去了。偏偏,危险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我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下,松松垮垮地摔进水里。仰面朝天。坠落的一瞬,我想,我完了。背上的筐在关键时刻托住了我,我的两条腿担在埝梗上,上身沉在水里,只留下一颗头在水面上浮着。这颗浮在水面上的头足以暂时地保住我的性命。我还能呼吸。短暂的惊恐过后,我开始自救,可是,我发现,我根本完不成自救工作。我一动都不能动,两只臂膀无法从草筐的背带里褪出来,那个筐像是焊在了我的身上。而我,又不能连着筐一起背起来。

  那时的天色已经有点暗了,它很快就会完全地黑下来。一个人影都没有。刚刚离去的惊恐重新袭击了我。我甚至闻到了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死亡的气息。

  采莲姑姑的手就在这时朝着我伸了过来。

  我能拒绝那只手么?没有选择的余地。一点都没有。

  我不欠你的了。

  当我像一根箩卜一样被采莲姑姑从水里拔出来时,我听见她说了那句话。那是多么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可惜,在当时,刚满十四岁的我,并不能深谙她话语的涵义.

  我当时所能做的就是背着沉重的大草筐,快速地离开采莲姑姑,离开这个比我大十岁的女人。而且,她不要指望着我会感激她。如果不是她在这个暑假勾引了我,我也不会变成一个在村里遭到人人唾弃的小流氓。是她,改变了我。她很容易就使我贴上了流氓的标签,并且这个标签是贴在我的灵魂上,想揭都揭不下来。灵魂上的东西是永远都无法掩盖的,它就那样裸露着,供人阅读。

  所以我必须快速地离开这个女人,离开采莲姑姑。用离开的方式来证明我洗心革面的决心,来证明我浪子回头的态度。尽管我的决心和态度一点也不能改变我是小流氓的形象。可至少我在努力。否则,我的父亲肯定会把我打死。

  那件事情出了之后,我的父亲险些把我活活地打死。一点征兆都没有。我背着草筐才走到院子紧挨茅房的粪堆边,父亲的人还未到,脚就飞了过来。我的头一下子扎进被鸡刨过的松软着的粪土里。然后,力气惊人的父亲一把拎起我,连同背在我身上的草筐。草筐从我的肩上脱落,羊圈里的羊把嘴伸出木栅栏,对着散落的草咩咩地呼唤着。原本也是气愤着的母亲,见了父亲如此阵势,强大的恐惧感暂时压倒了她的气愤。但母亲又不敢阻拦父亲,就那样可怜巴巴地抖搂着两只枯瘦的手臂跟在父亲,和父亲手里的我的身后。我当然不知道是我的姨奶奶给父亲通风报的信。只记得人影一闪,采莲姑姑突然紧紧地抱住我,小声在我的耳边说,那边有长虫,我怕。十四岁的我正朝着男人的方向发展,好闻的女人的气息不可阻挡地袭击了我,虽然采莲姑姑是被毁了容的,最初的美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折损。但她是一枚熟透的果子,果子的清香是最诱人的。我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膨胀了,跃跃欲试了。我的两只手与我的心背道而驰,它们推了推采莲姑姑。长虫在哪儿?采莲姑姑把我搂得更紧了,她用更紧的拥抱拒绝我去寻找那条长虫。远处的人影又一闪,消失了。采莲姑姑放开了我。然后,她用一双泪眼默默地对着我。她什么也不说。只是流泪。泪水爬在那半边布满疤痕的脸上,缓慢而又忧郁。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或许是她刚才拥抱了我,感觉自己受了委屈,那我是不是该远远地走开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