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之夭夭


□ 王方晨

  春天的一个下午,细雨迷濛。贾正把赵玉桃带至一个偏僻冷落的小旅馆,赵玉桃所感受到的,唯有潮湿。墙壁上都像在滴水,摸一摸被褥,也像在水中浸泡过一样。
  赵玉桃并不认为小旅馆委屈了自己。实际情况是,前脚刚踏入房门,她也就随之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了。
  当时贾正还只叫她玉桃,赵姨娘这名字是王雅芬给她起的。王雅芬是个干瘦古板的高个儿女人,赵玉桃后来常见她,每次都会让她起鸡皮疙瘩。长虫窝,死人手,河里冰凌,交了九。也不是赵玉桃小看人,王雅芬跟这民间所谓“四冷”差不了多少。贾正跟赵玉桃的关系半公开化了,不免要对王雅芬“玉桃玉桃”地提她,王雅芬撇嘴冷言道:“叫得可够亲香的啊。以后不得在我跟前提这两个字,叫就叫赵姨娘!啥好下贱东西!”赵玉桃就成了赵姨娘,但也不觉有什么不入耳。
  赵玉桃没想到,自己在向床铺倒下去的那一霎,就是自己姨娘生涯的开始。也巧了,目光一瞥,就看到一枝桃花,烂烂漫漫,在雨中开得正好,几乎探入窗子里。
  贾正却是明晓自己的。
  在赵玉桃之前,贾正的确没跟任何女人发生过婚外情。他之所以从那么多女工里选中了她,就看她虽生得年轻貌美,却不是那种处处都要拔尖的姑娘。在把她从公司里叫出来时,他还担心自己看错了人。不料,在舞厅半明不暗的灯光里,听了他遮掩躲闪的话,她甚至连一点惊异的表情都没有,只是拿手在脸上轻轻摸了一下。接着就顺畅多了。他认为很有必要把各自的权利和义务交待得更为详实一些,免得以后产生什么纷争。赵玉桃静静地听着,偶而低一下眼睛,贾正怀疑那并不是因为思考。
  出了舞厅,一路上,贾正几次想把说过的话再说一遍。赵玉桃扒着车窗,神色恍惚地望着雨中的街景,整个人就像缕缕雨丝,从车内飘了出去。贾正不由得想,即使把她叫转过脸,自己说了也是白说。
  她在床上躺下了,仿佛一滩水,果真脸上好,身上也好,泛着潋滟的波光似的,映着桃花的影子。
  贾正浑身火烧火燎,却为了让自己显得老练,慢慢脱着衣服,但他突然又停住了。看着她的眼睛,声音冷静地说:“玉桃,你要听我的,不守本分会害了你。”
  就见她了然于胸地点点头,抿嘴一笑。
  贾正毫不怀疑这是聪颖的笑容,也至今常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在回想当时的情景时,他肯定如果赵玉桃还像在舞厅,或车上一样,反应迟缓,他也真的要退缩了。也许就此返回王雅芬身边,永远做一个忠实妻子的规矩男人,谁知道呢?但很快他就觉得这并不是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不重要的。赵玉桃是一个绝对不同于王雅芬的女人,这就足够了。
  贾正确信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并没有惊了她,也绝对没有纵容她。她还是不要以为他太看重她才好。除了她赵玉桃,世上还会有周玉桃,刘玉桃,马玉桃。可是,受了惊的却是他自己。这怎么可能呢?不过刚刚接触到赵玉桃滑腻的身子,他就像失足坠进了汪洋的花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