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标准”品相的《月下狗声》


□ 阎晶明

  散文是最难写的体裁,这样说是因为,在所有的文体里,散文是边界最模糊的,任何不可以归入小说、诗歌、戏剧的文学性写作,都可以划入广义的“散文”行列。狭义的散文,则是指将抒情、议论放置到主旨,即使有叙事也会片段式分列在抒情与议论中。

  陈奕纯所写的是最具“标准”品相的散文,《月下狗声》(见《北京文学》201 1年第9期)是其写作系列中的一个新的组成部分。这是一种充满了怪异又不无趣味的乡村风景,会心一笑中不乏诱人的乐趣。

  《月下狗声》里的“怪异”感,实则作者想象力的灵异、灵动,时常天马行空,出人意外!比如他在“月下狗声”一节的开头时,间接地去写“月下的一只狗”,却着力描写了狗的影子,“山月照得累了,河水不响,风也不响,大山的影子鬼鬼祟祟就出来了……就看见了影子”,便带领我们走进了狗的视野;随着作品的语境加速,“月下出差”一节里偷东西的陈八成,“月下瓜地”中那个8岁山里娃潜伏进陈子善家的冬瓜地里的诡秘,无不显现出陈奕纯的构思奇妙、用笔老辣,使故事、人物和情节更显真实;最后,作者所要讲述的“月下第三个影子”其实是不存在的,是近乎寓言化的一种虚无,像“声音就是一个谋杀你自己的凶手”、“三个影子,一起把西天的山月叫落了,就剩下一片天籁了”等语句,精妙处处可见。全篇由“影子”起笔,巧妙运用了“散点化”的创作手法,最后仍然在“影子”这一细节上落笔,读来活泼有趣、如沐春风。

  当然,陈奕纯的《月下狗声》保持了他唯美、流畅的语言优势,从这一点上讲,这篇散文的画面感不仅更加生动,而且跳出了一般散文的俗套,整个故事显得那么水到渠成。我注意到,远山的大雪之夜,两只狗闻声相遇、相爱,冥冥之中,似乎是上帝在安排,这里面,世上又会有几人知晓?他和故乡的那份难以割舍的乡愁,正如“秋凉天阔了,看那山月,看出了皎白,看出了莲花,看出了一幅幅山水流转的中国水墨画”、“多么像我和你的这个世界啊”这样的真情流露,饱含了作者对故乡那山川草木、鸡鸣狗叫的无比眷恋,面对一件件往事的万般不舍……我认为,狗的声音也就是作者想念故乡的心声,月光下的第三个影子也就是故乡的影子,纵然远隔千山万水,他依然能够第一个闻到、看到、寻到,毕竟,乡音难改啊!

  写月夜的散文不胜枚举,月夜是散文中最常见的意象。狗也是这样,经常会出现在一些经典作家的散文小品中。但不同的作家对这些常用意象的使用、表达的感情、寄托的寓意是各不相同、大异其趣的。比如鲁迅,他也写月夜下的狗声,但他笔下的狗从来都是丑恶、乞怜、借威的化身,对月夜则有更复杂的寄寓。在陈奕纯的这篇散文里,狗声是乡村风景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月夜是乡村传奇故事上演的最佳时刻。陈八成在月夜里“出差”的行为虽有顽劣处,却也不失为一景。一颗冬瓜的嘲讽性故事,是乡村谐趣的一种。在四则片段的中间,陈奕纯较完整地叙述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而其开头和结尾的两个片段,更具写意性,是典型的“散文笔法”。陈奕纯由此构成一篇结构完整、语言精美、充满诗情的高境界的乡土散文。

  作为一名艺术家,陈奕纯还孜孜以求于散文创作,他的散文又多偏重于亲情、友情的抒发,且多写乡村里的人和事,这是颇为难得的。当然,我也希望他的散文写作能够更加宏阔、潇洒一些,笔力更加飘逸一些,以保持散文的质感和率性。

  责任编辑王秀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标准”品相的《月下狗声》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