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探究张朝钢琴组曲《滇南山谣三首》中的意境表现


□ 华茂

  【摘要】《滇南山谣三首》以滇南彝族民间音乐为基调创作而成,是一部独具民族特色的钢琴组曲作品清新、脱俗意境明朗、宁静、活泼、欢快而深远

  【关键词】 《滇南山谣三首》 彝族音调 主调式

  钢琴组曲《滇南山谣三首》由《山娃》、《山月》和《山火》各具特色又高度统一的三个乐章组成。此曲以滇南彝族民间音乐为基调创作而成,是一部独具民族特色的作品。作品清新、脱俗,并注重音乐与诗画的融合,意境明朗、宁静、活泼、欢快而深远。此组曲曾荣获中国最高音乐奖“金钟奖”。

  笔者试图探究此作品中的意境表现及从中得到的启示。

  第一乐章《山娃》:

  钢琴组曲《滇南山谣三首》中第一乐章《山娃》,是讴歌彝族孩子天真活泼、纯洁的心灵。描绘他们生活在深山老林中,朝气勃勃、活泼开朗,光着脚你追我赶的跑来跑去,顽皮逗乐的意境。

  《山娃》,是一首复三部曲式的钢琴曲,其结构为:A(a+b)、B(c)、A(a1+a2)。采用彝族独特的调式与音调。句法工整的旋律像是民歌,但又不是民歌的翻板。乐曲开始是5小节引子,由模仿鼓声特点且带有山谷回声的音型构成。之后,突然一句快速的从上而下的跑动句,描绘出一群孩子欢天喜地的从山上跑下山来的一幅动态的画面。

  乐曲A部:

  第一乐段a:共8小节,由两个乐句构成。音调是由一个有特点的四音列:la - do - re - bmi构成主调写法,用音简洁。此段单看旋律是a羽调式:但却找不到E这个属音(西方调式理论意义上的):再一听,bE被反复强调;分析和声,不见a羽调主、属和弦,原来左手的织体伴奏是d羽调式与右手构成了非同宫系统的相同调式的重叠,即a羽调式与d羽调式的重叠。第一段就是由这些反常特点构成的。

  (谱例一)

  这8小节的主题展现,要弹得非常生动活泼,倚音要感觉很调皮,连、断、保持音都要弹得很分明。

  第二段b:A部第二乐段是第一乐段的上四度变化重复,右手音调建立在d羽调式上,原音列不变,音区移高十一度,低音织体伴奏是建立在g羽调式上,与右手仍保持非同宫系统的同调式的重叠,即d羽调式与g羽调式的重叠。

  (谱例二)

  乐曲B部:

  B部从24小节开始,音乐建立在d羽调式上,1 6小节的乐段可以看成4小节的乐句在不同调式上的四次变化重复。此段用了一些复调、逆行以及倒影等手法。例如第26、27小节左手是右手的逆行,第30、31两小节的上、下声部又是前者的倒影,相互呼应,此起彼伏,音乐显得生动、有趣。A段的四音列.la- do - re -mi在此段清晰可见。

  (谱例三)

  随后7小节过渡段通过半音进行的两个和弦,引队A部开始时的四音列并派生出五音列:l a - do- re一bmi - SOI,与A部下行的引入句形成反向浏行,然后,由快速上行的十六分音符引出A的再现。

  这一次主题的再现不仅比第一次主题的出现提高了八度,第二乐段对主题做了一次加花变奏,并把B部的主题放在低声部用左手弹,使两个主题构成对此式复调,这样,可使全曲高度统一,又带有总结性的意味,形成好似来了更多的孩子聚在一起,他们打闹、嬉戏,比前面更欢乐,更热闹,声音也更丰富了。

  (谱例四)

  乐曲结尾与引子形成呼应的关系,结束在d羽调式的主音上。弹奏尾声的和弦应弹拨乐的效果,最后3小节要弹得一次比一次轻,形成画面渐远去,大山又恢复了平静。

  《山娃》是一首非常成功的钢琴作品。通过对此曲的探究,不仅对这首作品中表现的意境理解更新,更深,还好似让我们找到了童年时代的可贵心灵感受,那是一种自然、朴素、敏感深沉的情感世界。在弹奏时,一定要弹得生动、活泼,才能表现出乐曲中彝族孩子们生机勃勃和顽皮逗乐的意境。

  第二首《山月》:

  《山月》,是组曲中最有内涵的一个乐章。其主题是由《山娃》最后一个五度装饰音引出的,加强了段与段之间的连接和统一性,非常清新、宁静,富有诗意。

  《山月》的主题材料来自云南红河地区的童谣,旋律简明流畅,调式的交替与和声的丰富使这段乐曲独具特色。其曲式结构非常特殊,是一首不常见的单二部曲式,它的特殊性在于A、B两段各自的调式变奏反复了一次。其结构为A(B羽)A(B徵)B(B羽)B(B徵)。生活在同一地区,甚致同一座山上的哈尼族和彝族,在音乐风格上却迥然不同。哈尼人的调式音阶为6 1 23 5 6,而彝族的调式音阶为5 7 12 4 5(6升1 2 3 5 6),该音阶也称尼苏音阶(彝族支系)。这一大一小两种调式听起来风格各异,但也仅有一音之差,所以,它们之间又有很强的内在联系。作者试图通过两个不同民族的音乐风格的嫁接来产生新的创意,在乐段反复时升高三音,将哈尼族的羽调式变为彝族的同主音徵调式,这样,既获得了强烈的音乐色彩对比,又保持了音调上的协调统一。此乐章结构的特殊性,是作者的想象和灵感的延伸,从而推动了形式上的革新。在伴奏的织体与和声上,左手伴奏织体首先以填空式的分解和弦形式出现,显得很有律动。作曲家在和声中加入了一些外音,平稳之中产生了一些意外的变化,更好的营造出了皓月当空,星光闪烁,神秘而寂静的月夜山林意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探究张朝钢琴组曲《滇南山谣三首》中的意境表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