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B号住宅楼


□ 闻小泾

  我真后悔,当初不听妻子的劝说,住进了这幢本不该属于我的楼宇。
  楼是单位集资建的,个人也出了一部分钱,大概各百分之五十吧,也就是三四万,其余的由财政和单位补贴。那时候有这个政策。好像实行这种政策的时间也就是一两年。后来就变了。政策变化之快,恐怕莫过于房改政策了。幸好我们抓得紧赶上了末班车。
  地是从区里要来的,那时候还叫市。市委书记说,你们办公室要盖宿舍楼,还有什么好说的,支持!于是在南边划了一块地,那时候这地里还种一些菜,零星的有几株果树,靠近西边有一座旧坟。办公室负责的同志叫风水先生来看了一下,说可以,山势从西边逶迤而下,正好歇止于这谷底,面前是一座山包,形似一张案桌,又似一个金印,运途是没问题的。于是定下来。动土的那天,办公室大家都去了,自然有一些群众来吵。说地价太低,后来叫了警察来把他们带走了。
  迁走旧坟的地方,盖的就是B号楼。有人说,那是坟墓原址,怕有鬼魂作祟;也有人说,有坟墓的地方必定有风水,在这里盖楼肯定错不了。我贪的是这幢楼面积比别的楼大,凭我在办公室的资历,尽管只是个科级干部,住进这幢楼还是绰绰有余的。
  经过一年多的建设,终于封顶了。分楼的时候,凭的是分数,从工龄、办龄、机关龄、级别、职称、奖励(地厅级以上的),后不又包括军龄(有个别人从部队下来的)、独生子女户等等情况算起。我是不上不下,居中,于是分得了一套二层靠近西边的单元房,四室一厅两卫,面积一百三十平方米。这套房子装修下来,真的把我累弯了腰。
  房子装修完了,楼内住户的情况就显示出了差别。单说搬家,妻子说亲戚朋友同学没有几个是有钱的,就省得麻烦他们了,悄悄地搬进去算了。于是选了个日子,叫搬家公司的来把一部电冰箱、一架21寸彩电、一个煤气灶还有一张旧床铺几只凳子放到板车上嘎吱嘎吱地拉到了新单元房,老乡小雷过来帮助放了几串鞭炮算是完事。
  楼上廖铭家则大不相同了,廖铭原来也在办公室工作,后来升了办公室副主任,不到几年又给安排到一山区县当上了县委书记。说是“安排”那是客气话,为了当上这个书记,从春节开始廖铭就往省城跑,利用了一切能够利用的关系,包括在省委组织部当处长的姐夫,在一副省长身边当秘书的同学等等的关系,才得到这个位置。
  如今当上了书记,廖铭当然是不同于往昔了。车子再也不用坐办公室那部破桑塔纳了,他换了一部新的奥迪,后来又觉得不满意,换了三菱吉普,再后来又换了本田雅阁,再后来换成什么我也搞不清了;秘书在当地物色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让人怀疑是不是搞同性恋;司机倒是从办公室带下去的,此人嘴巴极牢靠,有点大智若愚的样子,性格也极温和,毛病是喜欢和女孩子混混,不过这无碍大事。
  廖铭的单元在三楼,直到快搬家的时候我才知道的。此前一个老头子楼上楼下的在忙,偶尔有大老板之类的人来看看,一会儿就坐车走了,廖铭则影子也没见一个。几天前,当大型的投影电视、组合音响、联想电脑、立柜电冰箱……这些东西往上搬的时候,邻居说廖铭要搬家了,我才知道廖铭的家就在楼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